欢迎访问新华阅读网www.xinhuamx.cn

【冬.忆】最后一面 随笔作文文章

作者:www.xinhuamx.cn 来源:未知 时间:2015-11-06 23:43:28 阅读: 字体:
        提到冬季,我就会想到漫天飞舞的雪花,想起记忆中故乡大雪过后银装素裹的山川大地,想起孩童时代我们堆雪人、打雪仗的欢乐情景,想起一家人围坐在火塘边烤着熊熊大火谈笑风生的幸福时刻,想起父母在火塘边对我的叮咛……

        这样的记忆,总是温馨而又美好的!只是这样的记忆,又是短暂的,就像昙花,你还来不及看清她的美丽,就已经凋零!

        自从远嫁后,我便很少看到过故乡的雪景,异乡的冬天很少下大雪,即便下了雪,也总觉得缺乏故乡雪后那种独有的素净、圣洁,所以对于冬季,我再也没有年少时那些关于雪的美好记忆。关于一家人围坐火塘,谈笑风生的记忆,也
随着父亲去世,成了尘封的记忆。

        往事不是已忘记,只是不愿再去提起。这些年,我不再总是回忆过去,不是变得麻木,而是觉得人应该向前看,把生死离别看淡些,从痛苦中解脱出来,别总是负重前行。 我试着选择遗忘,却又在不经意间打开记忆的闸门,就像一个
走路的人,提醒自己不要回头,却又在不经意间蓦然回首,我想到了那个难忘的冬季,2004年的冬日……

        2004年冬日的一天,母亲去世一周年纪念日,我回到了家乡,见到了日益衰老的父亲。我没想到的是,那次见面,竟然成了我和父亲的永别!

        那年的冬天,回到家乡见到孤零零的父亲,我的心隐隐作痛,之前对他想找老伴的做法非常反感的我,不再反对他找个知心人相依为命。那晚,我也不再想到姐姐家去住,我决定和姐姐留下来陪父亲。我不想再让父亲伤心,因为
2004年清明节我回家后的行为,深深伤害了父亲。我在母亲的坟头放声痛苦,我对父亲想找个老伴的想法非常不解,我怨恨他这么快就忘了母亲,我对那个和我只有一面之缘的女人冷冰冰的,那晚,愤恨的我不想在家里住,执意要到姐姐
姐夫家去过夜。父亲见我如此反对他续弦,非常失望,又无可奈何,因为他根本无法劝说我改变想法。后来,因为种种原因,父亲和那个女人也没有了来往。

        当我从奶奶和乡邻的口中得知父亲常常一个人坐在大门口发呆,常常一个人连菜也不炒,吃着花生米喝着闷酒的事,我冷硬的心就渐渐变软了。我觉得我不应该反对父亲续弦,毕竟他还只有五十多岁,以后的日子需要有个人和他相依
相伴,打理他的饮食起居,让他活得更开心、更健康。母亲去世已是无法改变的事实,逝者已矣,生者还需好好活下去,我不能为了要父亲为母亲坚守所谓的忠贞而不顾他活得孤单、无趣。如果我执意反对,那也只说明我是冷漠、无情、
愚蠢的。

        那一晚,父亲在我和姐姐面前说了很多,母亲其实一直在他心里,说到母亲,父亲泪水长流,泣不成声,他怎么可能会忘记和他生活了三十多年的母亲呢?母亲的勤俭持家、母亲的善良体贴,让母亲在父亲心中留下无法磨灭的记忆,
就算父亲想要续弦,也不是我所理解的那样,认为他已经忘了母亲。

        那一晚的情景,即便时过十年,我依然清晰如昨,我怎么也忘不了父亲在我们面前说起母亲时,他那痛哭流泪的样子,想起父亲因为过度思念而显得格外憔悴、苍老的脸,我就忍不住偷偷抹泪!

        祭拜母亲后的第二天,我决定回我自己的家。临行前,我塞给父亲一百元钱,要他买点东西吃。那时的我穷困潦倒,一百元钱都是我偷偷积攒下来的。父亲死活不肯要,说他不缺钱,自己有工资,能养活自己,还说我们条件不好,不能要我们的钱。我坚决要给他,他三番五次拒绝收下,我在客车启动的那一刻扔给姐夫,要姐夫转交给父亲,我哭着说,我太穷了,一百元本来太少了,但没办法,无论是在经济上,还是对父亲的照顾上,我对我无法在父亲面前尽孝感到非常的愧疚。

        父亲不是嫌少,是真的不愿花我的钱,他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又把钱给我女儿。等我发现,客车已经开出好远了。

        我常常回忆起父亲帮我背着旅行包送我去搭车的情景,回忆他坚决不肯收下我给他的钱的情景,回忆他对我苦口婆心的叮咛,他说他不需要我们姐弟的钱,只盼着我们的日子早日好起来,只盼着我们家庭和睦,早日发家致富。

        自从那天和父亲见面后,我再也没有见到父亲。第二年的春节,我因为忙于打理生意,没有回家乡,邀请父亲来我家,他生怕花了我的钱,给我添麻烦,找借口一再推迟。二月的某一天清晨,我从婶婶的电话中得知噩耗,知道父亲因
为心肌梗塞而匆匆离世,等我回家,再见父亲却已是阴阳相隔!

        这十年里,我总会在某个时刻想起父亲,想起关于他的点滴,想起他的笑,他那永远和蔼的笑容,想起他的哭,他那伤心落泪的模样。我忘不了那个冬日和他的最后一面。他的慈祥是我至死都无法忘却的记忆!

        这十年里,我在思念与痛苦中煎熬了数年,艰难地度过成天以泪洗面的日子后,我渐渐走出了父母离世的阴影,变得坚强。

        和父亲在冬日里的最后一面,成为我心中不为人知的痛。父亲的离世,就像故乡的火塘,从此再也无法燃起熊熊大火,给我温暖。如果说,父亲是冬日里的最后一把火,他的熄灭,也浇灭了我的所有热情,人生的冬季,从此变得更加
漫长而又寒冷!

        每当回忆起那个冬日和父亲的最后一面,在痛苦流泪的同时,我又心生一丝庆幸,庆幸我终于不再固执己见,不再对父亲抱有偏见,良心复苏的我终于懂得在那个冬日为父亲做出改变,那一点改变,在今天看来,至少是微不足道的孝
心流露,虽然微不足道,但至少能让父亲稍稍快慰,也减轻了我日后的愧疚。那个冬日,我并不知道和父亲见一面就少一面,更不知道和父亲的相见成为最后一面。如果我一根筋蠢到底,我将会愧疚到自己的生命走向尽头的那一天!

        2004年那个冬日我和父亲的最后一面,注定此生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