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华阅读网www.xinhuamx.cn

遇到你,是我最美的时光

作者:www.xinhuamx.cn 来源:未知 时间:2015-10-30 20:50:14 阅读: 字体:
        原来,相遇的时间只是命运的规定。请允许我在那以后这以后长长久久的时光中,一厢情愿的怀念,一厢情愿的,让记忆搁浅在一段一段岁月的滩涂。感谢你,曾路过我的生命,给我一个回眸,一个擦肩,一个温暖的机缘。
 
        遇到竹子那年,我32岁,竹子33岁。当年以为苍老的年龄,现在想来是多么生动雀跃!相识的开端很简单,她开博,写文。我开博,写文。偶然的机缘点开对方的博客,读文,评论,在文字中品到相同的气息,然后惺惺相惜,以文为媒,慢慢熟络。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不知为什么会在心底反反复复念起这句话,明明这不是我和竹子。在刚接触博客的新鲜感中,竹子不是让我印象最深刻的,相信竹子对我的感觉也一样。我们都有各自的圈子,我有我的雨音,我的孤旅,我的来来往往热闹非凡的客人们。竹子有她的才子才女圈,有后来我们共同的布衣。作为典型的双鱼座AB血,我可以热情的接纳所有人,又从内心远远的拒绝所有人。
 
        心底有一道门,你进不来,我出不去。可一旦有人打开,进入,对我,便是一生。竹子,就是我认定一生的人。
 
        初熟络。跃动满满的,都是那时淘气的快乐。怎么我们就组建了一支部队呢?布衣是团长,竹子是连长,而我是她们任命的官职最小的美女小班长。怎么抢沙发也有那么多的快乐呢?看到对方有新文发布,顾不上穿衣服,屁颠屁颠的裸奔而至,一不小心还是会被别人挤下沙发。怎么我们的博客就成了“疯吧”了呢?雨音发表“娶妻声明”光明正大的娶我为妻;竹子霸占不成,纳妻妾众多,喜滋滋的接受了众人授予的“韦小宝”美誉;霓裳在混乱之中发起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及随后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硝烟四起之中,众人摇头叹息:这些丫头,疯了,疯了……那一年的博客,是众人皆醉我独醒,虽然我们不需要别人读懂我们的快乐和伤悲。
 
        现在想起那些日子,依然会笑。只是不敢再回去读那些文字,和文字后的留言。因为忧伤蔓延,无边无际。
 
        后来再找不到写文的感觉。为文而文,还有谁,能赋予我当年那饱胀的感情?
 
        33岁,竹子和布衣给了我一个最难忘的生日。那年的初春,情感和天气一样萧瑟。我冬眠未醒,一个人默默拭伤。生日,竹子的蝶舞发卡和布衣的姐妹衫一起随青鸟而至。一同暖心的,还有竹子手写的一纸素笺。竹子说,要学会包容和体谅自己,说人生的每一次创伤都让我们成熟,说是三姐妹相聚的日子终会到来……
 
        布衣寄给我的,是一件青衫。她说她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件衫,买了三件,一件飞给蝶儿,一件落至竹子,另一件安静的留守布衣。这样,到了夏天,三姐妹就可以着同样的衣衫,聚首。那件衫,我一直珍藏,每每思念,常会轻抚。
 
        三姐妹聚首的愿望终未成真。太过感性的我们,在约好的那个夏季,一次次被文字所伤。文字是我们的爱人,也成就了我们心灵的毒药。幸好,在最歇斯底里的疼痛中,我们一直在一起,抱着团儿,取暖,相拥着走过那段不堪的日子。
 
        汶川地震。竹子在痛苦中跟我说起她的童年。76年那场地震,一个胡同的人,活下来的,没有几个。她说她一直感谢,若没有全国人民的支援,就没有他们的今天。那个午后,屏幕两端,两个女人长久的沉默,哭泣。然后,是众志成城的热血沸腾。
 
        2008的夏,我过的无比艰难。奶奶病着,一生精明又慈爱的她在生命的最后痴傻得像个婴儿,会说胡话,会让我抱着去厕所,会在我最忙的时候缠着我不让我出门,我委屈哭的时候,她不知所措的样子让我心疼不已。工作变了,任劳任怨奉献了13年,就那样被无情的抛弃,一下子,不知道未来在哪里。房子卖了,那个夏天,蜗居在妈妈的小院,常常在夜晚,看着天上的星星发呆。新买的房子遇到始料未及的麻烦,一次次的跑律师事务所,到处的借钱,让我心力交瘁……
 
        那年雨音在家待产。最难的日子,是竹子一路陪着我走过的。一切尘埃落定后,我在博客里写下“回归”系列。现在我依然不愿去读那个系列。也只有竹子,能懂我那年全部的心路历程。
 
        我和竹子依然没见过面。我们依然是传说中的网友。有一天,竹子跟我说:知道你买房子需要钱,若是再过一段时间,我能凑上2万,可现在只有1万块钱。给我个账号,我打给你,能帮你的,实在不多。
 
        的确,我们只是没见过面的网友。可现实中的朋友,又有几人能有这样的情谊。最难的日子我没有哭,却在竹子向我伸出援手后,泪汩汩而下。竹子,我认定了要相伴一生的姐妹!
 
        2009年,我35岁生日。我和竹子依然在一起。我们早已有了私密的空间,悄悄打开又悄悄关闭。那里,两个美丽的女人,把生活过成了诗。那个生日,竹子又给我写下文字。
 
        “又一个冬季慢慢过去了,静寂的茧内萌出了暖暖的春意。蝶儿,你的生日要到了!粗心的我记不清具体哪一日了,但我记得距我生日20天的时候你就对我挤眉弄眼了。心思细腻的妹儿啊,你心中到底缠绵了多少情思?
 
        你我曾哭泣,日记和诗绞缠了凌乱的发,却化不成蝶?越来越远的心事本该渐渐冷却,却化作夏日水泥路面上焦灼的高跟鞋。多少个日子,伴着你我的苦与乐,灯下你消瘦的背影漂白了墙壁,细细的心思化作我手中美丽的人鱼。捧着你的一针一线,想着远方的你,我的蝶儿,我的姐妹。
 
        琥珀般的美酒和着泪一饮而尽,蘸酒写诗行多了委婉缺了豪气。仰望夜晚的星空,一如你闪亮的眸子,藏着那么多忧伤,那么多秘密。。。。
 
        多事的一年悄悄过去,红尘中的独舞渐渐成为过去,不想再说什么,只是觉得应该感恩,感谢我的生命中有你。
 
        生日快乐!”
 
        那以后真的是一点点变得快乐,至少,再没有歇斯底里的忧伤。只是,怎么会渐渐就没了竹子的消息呢?
 
        竹子,你真的就不要我们了吗?
 
        2010年,我疯狂的寻找你,不得。破竹,臭竹,你怎么舍得我难过?
 
        2011年,你短暂回归,我们相约一起慢慢变老。可我怎么就忘了问,你离开这段日子,究竟发生了什么?
 
        2012年,我玩圈子。欢声笑语中,常常会回忆我们的初始,我们的疯吧,我们的妖精洞,我们的七仙女与情郎。如果你在,该多好!
 
        2013年,我依然断断续续的写博,我成了搜狐原创文学的名博之一,我的一篇篇文字被推荐到博客首页。我努力着,不让你失望,待你回来,我可以说,你看,我真的很好!
 
        2014年,我换了工作。若你还在,会支持我,还是会阻拦我?我依然想你,很想很想。
 
        2015年,我在这个夏天,见到了白桦林(写到这,我哭了)。一棵棵的抚摸他们的枝干,白桦林,竹子的快乐和伤怀!这个夏天,我和布衣相见了,姐妹三人,独缺你,你可知我们的思念?
 
        2016、2017、2018……竹子,试过很多很多次后,我不再奢求你的消息。若你想忘却什么,那就彻底的告别吧。只要你能过得好,只要,命运能许我善良的竹子明艳的笑容,明媚的阳光。
 
        亲爱的竹子,几度哽咽中写下这篇字,只因为今天是你的生日。本不愿回忆,可我多么怕,随着时间的流逝,记忆中那些点点滴滴的细节会随着日益痴傻的我慢慢变得模糊。
 
        亲爱的竹子,又去了你的地盘儿。“画檐蛛网,尽日惹飞絮,曾经的舞台,如今拉上了厚重的帷幕”。你的气息温暖,你的笑靥如花。
 
        我只是想你,就只是想你而已。想你,成了我一辈子的事儿。
 
        亲爱的竹子,生日快乐!遇到你,是我生命中最美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