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华阅读网www.xinhuamx.cn

当前位置

> 随笔 > 心情随笔 > 九十五岁的姥爷

九十五岁的姥爷

作者:www.xinhuamx.cn 来源:网络 时间:2017-12-04 13:51:12 阅读: 字体:
  

  姥姥去世的时候,正好80岁,最放不下的就是姥爷,因为姥爷不会做饭,做事木讷,怕他受委屈。16年过去了,比姥姥小一岁的姥爷,今年正好95岁。
  
  -1-
  
  姥爷的脑子非常好使,记忆力超强,反应快。每次去看他,舅舅一说是马头(我的老家村子的名字)来的,妈妈生了我们姊妹三个,不管谁一开口叫姥爷,他马上就会喊出各自的乳名来。聊天也就正式开始了,谁家几个孩子,每个孩子多大了,上几年级了,学习情况如何,他都非常的清楚。
  
  姥爷会说出今天是什么日子,和这个日子前后重要的节气,并且询问一下外面的天气如何,晴天还是阴天,冷还是热,然后根据自己的判断,说出是否有差距,接着问怎么来的?路上是不是好走,走了多长时间等。还要强调路上注意安全,车辆太多。
  
  我是老大,我和姥爷聊得多。他会问,你家儿子大三了吧,在济南上学,快放假了吧?最近一次回来是哪个周末?那次还问,听说你给儿子买新房子了,二楼,现在你们家住的应该是三楼吧,矮了一个楼层呢,楼层低了好,上下都方便。
  
  姥爷这个年纪,还是思维敏捷,交流顺畅,应该和他年轻时候在镇上的粮库做会计工作有关。那个时候没有计算器,全用算盘子,粮食的总数还有钱数,都不是小数目。听妈妈说,姥爷能够左右开工,两个算盘,两个人念两份账单,一遍之后,再来一遍验算,从来不出差错。
  
  我上小学的时候,学习珠算,把姥爷的心爱的老算盘拿来用,他还告诫我要好好保存,日后归还,现在不知道放到哪儿去了。脑子越用越灵活,看来这句话是非常正确的。
  
  -2-
  
  从我记事开始,姥爷一直烟不离身,肩膀上搭着旱烟袋,全身散发着浓烈的烟草味。小的时候,我还会拿过来,含着黄色的烟嘴,抽上一口,然后呛得咳嗽不止。经常看他用一个系在烟袋包上细铁丝掏烟油子,像嘿嘿的泥巴,如果涂抹在任何一种小虫子的身上,不一会小虫子就会被毒死。
  
  我工作了,偶尔抽烟,递给他一只,他从来不要,说成盒的烟卷没有味,还是自己种植的旱烟劲头大,抽起来过瘾,还警告我,年轻人最好不要抽烟,这是个坏习惯,对身体不好,自己年纪大了,也戒不掉了。
  
  姥爷酒量大,大到什么程度,他自己也不知道。反正,就是从来没有喝醉过。我妈妈遗传了姥爷的酒量,我弟弟又遗传了我妈妈的酒量,不管喝多少酒,脸色从来不变。我酒量随父亲,父亲随爷爷,沾酒脸就红,哪怕是一点点,就像父亲说的,永远偷喝不了酒。
  
  前几年,我姥爷腿脚还好,经常来我家,吃饭前就是清理打开过的酒瓶,不管一瓶里面还剩一点,还是倒出了一点,也不管是几个酒瓶,全喝完。等爸爸说再开一瓶的时候,姥爷抹抹嘴,都说,不喝了,喝好了。姥爷喝酒但不酗酒,听妈妈说,从来没有见到姥爷喝醉过。
  
  -3-
  
  姥爷身高接近一米八零,体重一百七八十斤,用现在的话来说,应该属于高大英俊类型的男人,而在他生活的年代,应该是很少的,他到现在还是腰背挺直,心宽体健。他凡事不放在心上,遇事从来不着急,我也从来没有见到过姥爷发火,生气。到是经常听见姥姥在世时唠叨姥爷,他从来都是笑笑,不言语。
  
  起初,姥姥走了以后,姥爷自己住在老宅子,不肯走,自己照顾自己,自己做饭吃,后来眼睛视网膜老化,视力差了,三个舅舅轮流去给做饭,再后来,姥爷耳朵背了,腿脚也不灵便了,就轮流住在三个舅舅家。
  
  不管他们做什么饭,送的早晚,冷热,从来不评论。由于我们经常去三个舅舅家看姥爷,大体明白谁更孝敬一点,谁照料的更好一点。但是询问他的时候,他总说,都好,都好,吃的好,穿的好,住得好,非常满意!
  
  我知道姥爷的为人,他不会不明白,只是知道了不说出来,这才是一种境界。难得糊涂,少管下辈子人的事情,这是姥爷的高明之处,也是他长寿的一个很重要的秘诀吧。
  
  -4-
  
  姥爷多才多艺,能写会画,做事谨慎,堪称十里八乡的土秀才。他的毛笔字写的非常好,一直到他眼睛不好使了为止,每到逢年过节,几乎给全村的人家写春联,家里红纸成捆成堆,墨汁瓶放满大书桌子。记得姥爷通常会把墨汁倒在砚台里,反复研磨几遍,开始书写,姥爷写字时候姿势优美,行云流水,写出的字饱满圆润,潇洒耐看,与某些书法大家比较,也毫不逊色。他写过的对联,放满了院子,挂满墙头,一直延伸到大街上,场面十分壮观。
  
  我也会去姥爷家里拿对子,回来张贴。姥爷还教过我练习毛笔字,让我写字时候,拿毛笔的手手心空出来,能握一个鸡蛋,只是我没有这方面的天分,半途而废。
  
  在村里,姥爷称得上德高望重,红白喜事,都让姥爷主持,老少都听他的。姥爷还经常帮忙调解邻里纠纷,不管气氛多么紧张,他的话总是管用,双方总会给他面子。还给小孩起名字,姥爷起的名字,家长感觉叫起来顺口,长大了有出息。
  
  -5-
  
  姥爷他除了劳作,很少运动,原来眼睛好,因为识字,经常看书,然后讲给老人孩子们听。前几年,我去姥爷家,家里都是坐的满满的,姥爷敲打着板凳,放一壶茶,一说半天,说的惊涛骇浪,听的如痴如醉。我们去了,来了客人,大家才不情愿暂时离开。
  
  后来年纪越来越大,眼睛看不见,体力变差,每天拿着老年机,和邻居一起听书。如今,每次去看到姥爷,都是静静地坐着,面朝大门方向,吸着烟,品着茶。由于儿孙都忙,姥爷也不要求别人陪,一个人又不方便外出,就只享受这份夕阳中的宁静。
  
  姥爷只有眼睛眨着,伴随着不再有力的呼吸,就像一座名家的雕塑,全身布满着沧桑,还有更多的智慧。由于姥爷听力视力都不好了,有时候,家里人走到他身边,也还觉察不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或许,他是在回忆,因为他有足够多的值得回忆的逝去的时光,那么多的风霜雨雪,那么多的四季轮回,那么多的人情冷暖。
  
  -6-
  
  这几年,每次见到姥爷,总和妈妈提起,周围的乡亲,还有儿时的玩伴,谁又走了,有的比他大,有的比他小。他又说,咱家房子周围,只剩下屋了,里面都没有人居住了。说起来这些,很自然的样子,好像他们真的就是走了一样,远行了一样。面对死亡,姥爷从来不忌讳,也不回避。他说,对每个人来说,都是早晚的事情,谁也别想逃脱。
  
  又一次,姥爷突然发高烧,接着昏迷,好几天不吃不喝,大家都害怕意外,他所有的后代都来到了他身边,三舅趴在他耳朵边问他,怎么样,感觉如何?还能挺过来不?真不行了要走了吗?姥爷平静地回答,我感觉还行,走不了。三舅又问,你感觉还能多久?五年,上次做梦,阎王爷告诉我了,还有五年阳寿。
  
  我一算,九十五加五,姥爷就是一百岁,长命百岁,正好应验姥爷身上。我也祝福姥爷,真的能。
  
  俗话说,家有一老,好有一宝贝,妈妈对我们说,有你姥爷,妈妈作为闺女就可以经常去看看,去娘家走动走动,哪一天,没有了,娘家的路也就断了。姊妹关系好还行,如果关系一般,就可去可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