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华阅读网www.xinhuamx.cn

临江仙、白发渔樵(11)

作者:www.xinhuamx.cn 来源:网络 时间:2018-01-12 20:13:24 阅读: 字体:


...... 因为写出来的句子,总是让人感觉不满意,所以删了又写,写了又删。
————————————————————正文——————————————
第十一章 沉沦,死在记忆里的人

那是一个过往的回忆,留存的诗篇在人的心:
“瞻守未知,了却一生劫。暮色成埃,寄往未知的思念,沿途数不尽寂寥,却也无奈。然难耐与否,终有一果。大抵不过,我在这头泪相思,君在那头浑不知。莫问君心故,只道君将归。人面桃花,情致两饶,白驹一夕间,弱骨纤形,行如皋枯。月上西楼,登极远眺,望尽天涯,等一人归矣。 一夜寒风,霜满地,瑟瑟风寒入心,不曾想,烟雨暮城,笑靥如花。油灯一盏,倩影悠悠。那思悠悠,念悠悠。终不敌青涩竹马,鸿雁南寄北。终缓缓归矣。”
人的选择有很多种,回首往昔,原来相濡以沫,以后相忘于江湖。
这年的秋季似乎比往年更冷清些,街边的梧桐叶零星散落在道路两旁,摇曳在温润的时光里,枝丫也变得光秃秃起来,留下的黄叶也仿佛加了一袭寒意。呀然感慨,却发现午后的风也微凉。
在村子里闲逛的时候已然是傍晚,暮色苍苍,几点星光寥落。
张兑渐回到家里的时候,橘色的灯光照在昏暗的屋子,似乎是温暖,偏又觉得冷。缩进被窝里自己,耳边听着音乐,枕边的书也是翻乱的样子。脑海里琐事如电影般放映,剪不断,理还乱。许久以来靠着安神液才能安然入睡的人,依稀想起了很久之前也曾在夜里安稳睡去,酣然入眠。
以前做过很多梦,太美,又太凄凉。
远赴边疆的得意与一直惦记着七年的故事,终究在乱石嶙峋的戈壁,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张兑渐心里空落落的,开始迷茫起来的他,总是想起以前的日子,那葡萄架下的身影,和那被风雨打湿的书籍,那是她一笔一笔在别人的书本上抄下的句子,那书,也在荒漠中付之一炬。
彼时,风从远方吹来,带着挥之不去的记忆,是那景色。堪堪总不如那人,是那年深秋的雨太冷。春风不过玉门关路,抑或者,梦里不知身是客。
曾约定过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带着爱情和她就足够了。陪她在待了三天,即便比起这些年的独自生活,三天不过是白驹过隙的空闲。但是足够她用一生来回味。
初见她时,信誓旦旦的要走遍神州的每一个角落。心心念念的历史,未央湖畔两岸的堤柳,碧玉妆成,风一吹便美妙。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