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华阅读网www.xinhuamx.cn

生离死别是需要学习的修行

作者:www.xinhuamx.cn 来源:网络 时间:2018-02-07 00:09:06 阅读: 字体:

生离死别是需要学习的修行

  死亡對於生命中的意義,就像是一場和親人的久別。
  
  前天晚上,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個閨密,用微信給我打來了一通電話,手機對講的那端,傳來了她含糊不清似乎在啜泣的聲音.電話那端的她在哽咽中,使我無法聽清楚她的話語。
  
  但是我聽到了走了,死了.這兩句話.我心一驚:“你說誰走了?誰死了?你爸爸嗎?”我心慌地問她.
  
  因為一個多月前,她告訴了我她父親得了大腸癌第三期的消息.她忍住悲傷糾正了我的反問.“是尼可,我家的狗,尼可死了,”我意識到自己的失禮,卻忐忑地找不到措辭。
  
  我感覺到此刻電話的她好像是一根細薄的絲線,一不小心就可能斷了.我關掉空間的音樂,閉開所有吵雜的聲音,手機緊貼著耳朵聽著她低沉無力的語音。
  
  之後她將尼可死亡的經過向我描述了一翻,說是前兩天帶尼可結紮,傷口還沒有復原,頭一天一直有發抖,她以為是尼可膽小。之前尼可膽小的時候,就是這樣的.她就沒有在意.
  
  晚上下班回來,尼可看見他們夫妻停好了車,就狂奔出來迎接他們,結果跑一半就痙攣地倒下了,身體一直發抖,前後不過10分鐘左右,尼可就死了.聽後,我也跟著感到惋惜,並和她一同體驗那悲傷.
  
  我眉頭一松,內心頓生喜悅松了一口氣,雖然這是一個壞消息,卻似乎又是另一個好消息,因為這個消息和她父親無關。
  
  也許這是上天在賜福給她一個機會.讓她去適應人生,生離死別的過程.提早去適應某天最愛的親人離去時的痛苦。真的那天到來了,也許至少會比現在堅強一些。
  
  人活到這個年紀,已經無可避免地要去適應面對,可能會發生此類別離的經驗.比起我的人生,這個經驗她來得晚了一些,這是上天對她的眷愛.但是無論早或晚,人活著的過程總是要經驗的.
  
  昨天她給我發了微信,說她擔心女兒,還無法面對尼可離去的心境.請我去陪伴。我立即說好,等午餐做好,家裡打掃一下就過去.而她的情緒卻一直在我心間縴繞輾轉著揮之不去。
  
  過了一會兒,她又傳來微信訊息說不用去了.女兒也是要去學習經歷生離死別的過程的.我說是啊.人總是在各種人生的不測與傷痛的經驗中,不斷地洗禮著生命,以此讓我們在人生路上成長,能夠更加勇敢並豁達地面對活著這件事.
  
  雖然她請我不要過去了,我仍然在晚餐吃好後,帶著兒子一起去陪姐姐.一路上都在想著該怎麼和她緬談一翻。每次面對這樣的情況,胸口總好像有一團又一團如棉如雲的情感上下翻滾湧動著。
  
  我不會安慰人,不知道怎說給別人聽。那一團團如雲霧浮動的話,我要怎麼說給她聽了才會順心些呢?也許在她低迷的情緒下,坐下來一塊喝几杯,也是不為緩解焦慮,釋放抑鬱的一種好方法.至少在我悲傷難過的時候,我會想要大醉一翻的.並且我倆也好久沒有坐下來敘敘心情,放下生活的瑣事,釋放一下生活壓力山大的心情了,也應該整理一些人生生活新秩序了.
  
  和兒子到了她家,昏暗燈光下是滿屋貨物堆積的紙箱貨品,看她女兒衝下來開門,微笑着呵呵兩聲。狀態似乎沒有我原先預想的糟.頓時鬆了一口氣.脫鞋後載著我滿腹茫然的身體走上了二樓。到了客廳微暗的日光燈下,電視在播放著今日的政論新聞。
  
  我環顧了一下四周,沒有看見她在,便問孩子們:媽媽呢?媽媽在哪裡?孩子們說:“媽媽在廚房,”我說:“我上來沒有看見她在廚房啊,她在廚房幹嘛呢?在洗碗嗎?”孩子們說是的.
  
  客廳她先生坐著喝酒,上前叫了聲姐夫,便無聲地坐下了.不一會兒家中看見了另一隻黑毛土狗,頭有點斑點很大隻,尼可是黃毛土狗,他們管他叫尼可2,怎麼尼可才走一天,好友就快速再領養一只,可見她真的是無法一刻消沉面對這突如的痛苦。
  
  尼可2說是好友為她取的名字,這隻狗是大女兒婷婷養在臺中的,因為尼可走了.好友就請她帶回家中來,並叫他尼可2.
  
  一會兒好友來了,我看見她兩眼紅腫,神情憔悴,一臉的倦容。就像一片沾濕了水的紙,無法掩飾她強烈抑制的悲傷,我立即感覺真的需要陪伴的人是她,需要學習面對死亡,學習面對生離死別這感傷經驗的人是她,而不是她的女兒.
  
  我說:“來喝兩杯吧.”她的大女兒婷婷將她自己釀的蘋果酒端來放在桌上,要準備給我們喝了的架勢.她說:“不喝沒有心情.”我語氣堅定柔和“就是因為沒有心情才要喝啊,”。
  
  她的鼻子喺嗦著又要流淚了,只是不想讓哭泣聲發出來,哽咽地啜泣著,明顯感受到她強列的壓抑.面對死亡的經歷過程,親人的生離死別這樣的經驗我比她多很多.我理解這樣的感受。
  
  但是此刻,允許她去沉浸在這個悲傷的過程.似乎比無力話語的安慰更適合她的狀態.這個過程幾句安慰是不足以去化解那份悲慟力量的.這股悲傷的力量,有如南極冰原,隨時要在她體內衝破融解.
  
  我躊躇着想要轉移話題,說一些其他朋友們最近的狀況,她也是有一搭沒一搭地回應.認識她20多年了,從來沒有看見過她這樣的狀態和情緒.如此無法抑制自己。
  
  這似乎不是她,可是,我又覺得應該就是她.這麼多年來,她就像一個老大姐一樣,關心著身邊的每一個朋友,每一個親人,看見的都是她堅強又穩重的一面,好像任何事情到她這裡就都不是事了,任何難題到了她這裡似乎都沒有化解不了的可能.
  
  只是今天讓我想起了她還沒有經歷至親離去生離死別的經驗.尤其是她幾乎是一個愛的化身,又如何能夠承受這打擊,這不堪重負的生命重創.
  
  愛的越多,親人離去時就會傷得越深.
  
  但是今天她的心緒是如此的混亂,不知道要將自己安放在哪裡才合適.這兒走走,那兒擦擦.沙發坐坐,坐了又起,起了又坐.我知道她真正傷心的不僅是尼可的死,她更擔心的是父親,父親的化療似乎沒有很好,化療後水腫了,使手術再繼續拖後,她內心除了對尼可的不舍與憐惜,一直自責着自己沒有將尼可照顧好.
  
  但有一個不言而喻的事實,我們都心照不宣不願意去碰觸,去戳破.就是我們都隱約擔心也許不久後她會面對父親離去的殘酷事實.此刻我們都相對沉默著.我們都極其不願意去相信,不願意去面對這個事實.
  
  她又下樓去了,她的先生哀怨無奈地說:“從昨晚尼可走後到現在都沒有吃什麼東西.”先生看她沒有胃口,特定去訂了一桌豐盛的海鮮和菜.說盡管如此,她還是沒有吃.我和他先生聊著一些新聞時事,也談著他父親的病情.除了無能為力,我們不知道還能做些什麼?
  
  最好的安慰其實就是默默地陪伴.用自己的態度去理解她想做的事,例如想要一個人哭泣的狀態.畢竟要讓一個人去瞭解死亡與自己生命之間的關係.是不容易的.尤其是她整天忙工作,忙孩子.忙著人世間的生活瑣事.將時間全部寫上了愛字,奉獻給身邊的至親好友.這些身邊的至親好友就是她活著的意義,生命的全部.她已經沒有了自己的時間和空間,又怎麼能有一點點的精神空間去體會面對[死亡]這件事的心境呢?
  
  生離死別是生命的一種特殊的經驗,也必是要自己獨自去體會的,沒有人可以代替誰去承受與體悟這感受.所以我順著她自己的意願去消化這心情.
  
  對於現在我所理解的死亡意義,就更不知道要如何對她說起,若她無法理解我所悟的死亡與生命之間的關係,與她分享我對死亡的體悟,反而是在她現在的心情上雪上加霜.有時候愛和親人的關係,是我們活著一個生命重要的依賴依附的生存條件。
  
  我們走在人生這條路上充滿了希望與無盡的力量,完全是因為親人的存在,使我們擁有無懼的勇氣.親人是我們生命中的一部分,無論發生什麼事,無論我們人在天涯或海角,家,尤其是父母,是我們生命的根,時時刻刻都渴望能夠生死相依,這纏繞的臍帶關係,在上一世靈魂死亡結束的那一刻就開始.
  
  所以在某些層面來說,若我們願意面對是可以充滿祝福的.我們對死亡的恐懼大部分是因為內在的小我,害怕[失去]的恐懼.害怕愛及生命依附關係的散失.我們都將親人及至愛納入了自己生命的一部分,認為只有這樣我們才是完整的.以至於我們忽略了,就算是至愛和親人他們也都是一個獨立的個體,我們和他們之間只有生命的關係,但並非是我們生命的整體.我們與自己才是生命的整體。
  
  以宇宙意識論,同時也是一個完整的生命個體.死亡上升到宇宙的意識層面,就是生命迴歸到了[空]的狀態,死亡事實上就個體而言並非是結束,相反在大宇宙宏觀的意識層面是[靈魂]生命新的開始.
  
  但是,我們往往願意去選擇我們能夠承受的事物經驗,我們往往拒絕讓我們痛苦的人生事件,因此以至於讓我們無法可以上升到一個更高的層面,更多元的角度去看待許多事物,包括死亡.我們往往有一種奇妙的心理,讓我們無意識拒絕心理否定的人或事物,以此來讓我們規避隱藏心理的脆弱,恐懼,害怕承擔的那份痛苦.就是存在的東西讓我們感覺不到它的存在.
  
  聽起來很抽象.但是生命裏,包括整個宇宙,這個世界很多東西是存在的.但我們許多人常常感覺不到,比如死亡一直存在,但是我們許多人常常感覺不到死亡,總認為死亡離我們很遙遠,死亡與我們都無關,不會發生在我們的生活裏,生命裏.當死亡真的來臨發生在生命中時,當死亡將要闖入生命形成生命的部分經驗時,我們往往不能正視,沒有力量去面對.並讓自己陷入極度的恐懼與悲傷中,最後本是可以贈予一場美麗祝福的死亡,卻讓我們忘記獻上了死亡的緬歌.斯人已逝的事實.......
  
  但事實上正視死亡,正視失去.這些會提醒我們更好地去理解生命的美好,會提醒我們珍惜活著這件事.
  
  親愛的.願你和我重新理解死亡,學習面對死亡,學習面對失去的過程.願我們的愛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