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华阅读网www.xinhuamx.cn

《笔墨等于零》有感 读后感

作者:www.xinhuamx.cn 来源:未知 时间:2015-11-04 23:05:30 阅读: 字体:
        你听说过画家吴冠中,一定没听说过散文家吴冠中。新近读吴老先生的散文集《笔墨等于零》,名为读画家文字,嗅嗅有无水墨油彩清新如江南春草,实则想通过文字亲近他,毕恭毕敬,作揖叩首,再试探着道一句:敢问老先生因何能画出那么美的画?
 
      一段文章《笔墨等于零》曾经将上世界九十年代的吴冠中推至中国画坛的风口浪尖,现在回想,也不过是风云年代艺术沉沦之后复兴之初,难免辨析论证的必经之路,论点便是形式和内容谁该占先机,其实如今看来并无新意。闲时随手翻阅散文集,深为老先生的文字震撼,行走、求学、作画、撰文,一干琐事记录得行云流水,点点笔迹都是池萍上的清露,润泽光滑,实在是好字。再翻看老先生的画作,白墙黑瓦小桥流水的江南似乎更加偏爱他,被多少文人墨客赏玩惯了,竟然只愿于他的画稿上别样旖旎。

        不谈笔墨,那是行家的事,只读画。吴老的作品遵从柏拉图提出的“形式美”,点线面的喧嚣碰撞被他安于尺牍,倒生出别样的静与美来。西画的色调布局,传统水墨的安宁飘逸,江南的粉墙黛瓦,若是你觉得这便是上世纪中西绘画艺术合璧后的产物那就错了,其实吴老是个聪明人,他不想背负东西方传统的重负,借西画的油彩技法,中国画的元素手段,当个工具拿来用,在中国画因循守旧几乎淹没的年代,传情写意,而最终形成自己的特色。若你迂腐如某些人,再谈中国绘事的能神逸品,追求道技合一,显然在形式美为第一要义的吴老先生面前多多少少有些不合时宜。

        美就美了,画作本就是视觉的享受,觉得美才是硬道理。美到底能打动人多深多久,除了美,还能挖掘出什么?人类赋予艺术家们的艺术太多的责任,殊不知他们的创作当时也只是为取悦自己。现代主义的诸多流派们都是取悦自己的能手。说吴冠中的艺术追寻最终可能也落入了现代抽象派的窠臼,在艺术语境复杂的当代,也没什么奇怪的。

        艺术理论研究是艺术家们的事,还是回来说说吴老的文章,绝不泛滥外行人行文的晦涩,笔走游云,风趣自如,俨然一代行家里手,以舒缓之笔忆古问今,名山状水,绘事之意趣,见闻之广阔,笔下记录皆从容。“有人说,诗是文之余,我的文是画之余,是画之补,是画到穷时的美感变种。”吴老如此为自己的文字定位,而画到穷时,到底是哪一村有柳暗花明,正是踏寻者的迷惘和执著。

        水路兼程,往返于油彩与水墨;天上人间,彷徨于具象于抽象,——这是吴老原话。艺术的真谛尚无定论,追日的心思却如夸父不息。后来,他给自己的自传性书稿命名为《我负丹青》,看来,该是满纸余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