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华阅读网www.xinhuamx.cn

梅子花飞雪,情网千千结

作者:www.xinhuamx.cn 来源:网络 时间:2017-11-14 09:38:36 阅读: 字体:
  

  梅子花飞雪,情网千千结
  
  数声鶗鴂,又报芳菲歇。惜春更把残红折。雨轻风色暴,梅子青时节。永丰柳,无人尽日花飞雪。
  
  莫把幺弦拨,怨极弦能说。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夜过也,东窗未白凝残月。
  
  ——宋·张先·《千秋岁·数声鶗鴂》
  
  读这首词的时候,广州正直寒冬时分,湖州上下想必已是漫天残风,浅雪微漾。几百年前,子野信手拈来,用那桃杏独解东风和那云破月盈弄清影的才情蜚声于北宋词坛。一词唱罢,把所有的温情坦露无遗地流露在市井乡里,似水的柔情在诗书界锋芒毕露,在柔情的阙楼里毫发无伤,在滚滚的红尘下安然无恙。
  
  是呀,最初的时候,子野的那些清艳的词风也将逼近于名气声扬的才子同叔,虽然没有和晏殊一样才子神童的美誉,但一句“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就与奉旨填词的白衣卿相齐名,是那一丛花令,桃杏沫雨,一盏画阁愁思,跌破了那一缕缕未解的东风,是那抑扬顿挫的慢词,碰碰跌跌地躺入大江南北离人的心絮。
  
  不知张老拓手泼墨的时候是否和我一样,在繁华的都会看人来人往,在无人的巷陌静听离殇。想必子野未必和我一样的无意,张老当是在烛火径明的书案前圈圈点点时光的飞梭,柔情的斑驳,翻翻瞧瞧古笺的故事,而我却是如此的闲淡,不过是在百无聊赖之余,看看字里画外的离愁,听听歌里曲外的清欢,从来都是这样的空乏无力。
  
  寒风照腊,梅子初开,在白堤道场里捧经卷宋月情词,配一辑古调韵律,是这样的缠缠绵绵。我知道,我这样孜孜不倦地翻阅着子野的“千秋岁”,张老是首肯的,因为他知道我是带着一身淡淡的念想和一方悠远的情调来受他差遣,不为别的,只为我也是被那缠绵的柔情织就的千千结所捉捕。是的,犹如当年子野在自己编织的丝网下无可奈何地听由天命。
  
  杜鹃声声昂天啼,烂漫春光芳菲歇。仿佛只有杜鹃的哀啼才能衬托春光的逝去,也只有这样,凋谢的时光和孤寂的人儿才增添了几分色彩。影影绰绰的夜里,惹人心生愁意,那几分暮色也更添闺中女子的相思。残红折,有人花前刻。惆怅残梦夜里,惜春无眠沟底。只见寒灯照蜡,朦胧中有人背着窗纱闲坐,空目愁对窗外那撒了一地的残红,想要紧紧握住却无处找寻。雨轻风色暴,梅子青时节。词中女中与男儿的深情,在缠缠绵绵的情势下,如同梅子初骤,乏色狂风一集集奔及而来,这一场毫无声色的暴风骤雨无情的轰击了初挂枝头的梅子,此时的鸳鸯情怀如同被一把大刀,阔斧地劈成两段,这一场灾难任谁也无法躲避,在时代的戏场下,词中的女子只能默默地接受它来时的酸楚。春虽在,飞花落,柔情胜雪谁人猜。永丰柳,映残雪,园中飞絮无人留。突然想起屈子有言“恐鶗鴂之先鸣兮,使夫百草为之不芳”,是呀,在杜鹃的声声哀鸣下就连芳草也忘记了要盛开,而我们有血有肉的人呢,在情感的纷飞下,谁又能打着分开即忘的旗杆,在时光的雕刻下丝毫没有怀想?更何况鶗鴂,也是啼到春归无觅处,苦恨芳菲都歇。可怜女子多年的情感都将付诸东流,犹如过客的行色匆匆,亦如浓烈的老酒,再怎么苦辣也要一口咽下。春光虽好,劫数难逃,落花无意春风闹,教人偎依无处靠。
  
  这一刻风紧雨轻,繁花衍落,冰清的情深,和着啼血的杜鹃,在无可奈何的时分饯行褪去。拳拳的情真与飘零的杨柳浅磨漫黏地交织在一起,此时此刻,情郎妾儿的心如同死灰一般的寂寥。
  
  万千卷,音尘绝,愁客琵琶弦弦念。这一缕无处倾诉的愁思,在内心处再次撩拔,此时的她,心乱如麻,想想初时的芳心荡漾,如今只能靠吟唱几句词曲来遣怀。一曲唱罢断人心,请不要挑动那把古色琵琶的幺弦,你又不是这世上最好琴师,我心中的愁绪你又何将续弹?我满怀的相思谁又能抚平?你又不是我,又怎知我的悲楚。天老不老任天高,也无人纂,情难绝。诗鬼李贺有言“天若有情天亦老”,可不,子野笔下的情缘与老天的存在与否毫无瓜葛,天高笑人老,有情皆似水,剪不断,挥不去。这里的情与天比高,与海比深,在韶华东去,人已天涯之时恋情依稀不减当时,是的,人间自是有情痴,只恨不关风与月。要知道,每一段相逢都是前世的离开,今生遇见就该一往情深,人生寥寥不过数十载,既然爱就深爱,即使捧打鸳鸯也不枉红尘这一遭。
  
  心若有网,自有千千结。犹记当时,那个星空深邃、花香飘逸的昏晚,白衣年少,妙容佳人,在拂杨下恰时相逢。那鬓云红袖的你撩着琵琶轻捻漫挑,清扬儒雅的梵音拂袖而来,在烛华香淡的夜里望去,犹若铜门深墙的女子。男子按耐不住对她的倾慕,三步并两步地走到男子的身边,扬起耳尖,细细聆听。一曲抚罢,女孩察觉到男子的到来,竟是眉眸一笑,此一笑,再也无法收场。就在这一瞬间,男子看到她眼里的流光逆转,彤彤神韵,是那一刹激起了男子的柔情和爱慕之意,女子羞涩地低眉轻抱琵琶,两人的情怀便由此缠绵开来。
  
  在那个青涩的岁月里,多情的心就像那绫罗绸缎包罗万象,从眉眼挤出一寸就是万千情深,而想要拥抱对方却无从开始。女子不断地遐想,在日后的好长时间里,画堂湖畔中有他的濡墨陪伴,在寻常巷陌里有他的诗文词卷相随,想到此处,女子腼腆的脸颊轻轻扬起了微笑。在无数个繁花盛开的午后,男子佐酒填词,霁茶泼墨,女子抚琴轻唱,偶尔漫舞飞扬,这样编织了一段传奇的浪漫情事。
  
  雨过也,花正落,怎奈午夜归去,东方尚未白,残月终相伴,一卷旧时光,惆怅离人心。只是想不到的是那一席相别竟永无归期,就连传递书信的信鸽也乏力无能,一夕残月寒江渚,白首鬓华笑红尘。情未了,春宵去,东窗未解月明,白衣难辨千千结。纵是两情相悦,盟誓亦如万丈寒冰,强势的遭阻,不得不低头相离。从别后,相思阿谁投,铭心记,郎情妾意无从寄,白首芳华地。
  
  鶗鴂声声啼,春光芳菲歇,良辰美景当年,携手江渚画船。一剪时光东逝去,来匆匆,去也匆匆,残红折,谁人可怜惜?花锦簇,柳繁复,春光又绿红墙处,情依旧,殿如故,卷卷痴心难付。那些年少的激情,那些锦绣的风花雪月,想必子野也也是怀想于心:
  
  那一场历经千山万水的尘事
  
  繁花与残月风雪和杨柳
  
  缠绵的盟誓奇怪和清艳的词句
  
  那些前世情缘今生偿还得动辄故事
  
  强击的遭阻别离的红尘
  
  到底要怎样
  
  韵淡的琴弦才能弹唱你的词曲
  
  寂寞的文字才能书写你的相思
  
  是那方情丝皎洁成网
  
  在悲凉的夜里
  
  终究还是一个人
  
  是要怎样
  
  才能换取时光的偎依
  
  人事的欢颜
  
  孤灯照蜡,那个夜里,有人轻轻点亮了那盏烛火,却怎么也无法照亮内心的情灯,在寂静的暗夜里也只能独唱离歌,写一个的相思,在轻狂的柔情里再次决绝。或许也只有这样,在茫茫的人海里穿梭,词人子野才能找到自我。一片花飞减却春,风飘万点正愁人。是的,这历经磨难的恋情,多么让人深感心疼,柳絮飞扬,在那个飞花的岁月里,有个人正独立于阁台前,久久不能平息。
  
  文·洛安(一树花开)qq:505706770
  
  2015年12月于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