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华阅读网www.xinhuamx.cn

木棉花开的声音

作者:www.xinhuamx.cn 来源:网络 时间:2017-11-23 09:21:05 阅读: 字体:
  


  
  文/雨霖铃
  
  农历的正月,正是春寒料峭的时候,大地还没有从寒冷凝重的冬天完全苏醒过来,但木棉花已经笑傲高枝、独领风骚了。那一树没有绿叶衬托的鲜红斑斓的繁花,开得热烈奔放、气势恢宏;那一朵朵硕大殷红的花是一个个怒放的生命,在明媚的阳光下熠熠生辉、生意盎然;但也有还是花骨朵的和只露着嫩嫩的花苞的,羞答答地藏在枝桠间,静静的等待着绽放。远远看去,整株木棉树像一个披着红锦的巨人,又像一支正在燃烧的火炬。
  
  每一次,当我经过高大的木棉树时,都要驻足仰望那一树惊艳的明媚,总会被她特有的灵气和迷人的美丽所吸引。那茂密错交的枝丫上密密层层的花朵毫不吝啬在向人们展示她的灼灼热情,在微风中摇曳的枝头上的那一抹红艳,如一个个在舞动着青春的红裙少女,给人们带来一份跃动的惊喜。偶尔,会有一些小鸟穿梭于繁花之间,这更给木棉花带来一份诗意的浪漫与灵动。
  
  每一次,当我流连忘返在树下时,总会看到几个老太太拿着塑料袋在树下捡落花,听她们说,木棉花是个宝贝,花瓣可以煲汤熬粥,花蒂可以泡茶降血糖,还说木棉树的皮和根都可以当药用,具有清热解毒,驱寒祛湿等功效。在老太太们的絮说中,我为木棉花树的作用大为惊叹,忍不住捡起一朵刚刚掉落在我眼前的木棉花细细端详起来,只见五片硕大肥厚的红色花瓣包围着一束绵密的黄色花蕊,层次分明收束于紧实的花托。我讶异于它从三十多米高的树上落下来,却没有散掉一片花瓣,还保持如此完整的优美。“啪”的一声,又一朵花落在不远处,还是一样的完整得漂亮。我想它离开树的躯干时是怎样的一种决绝,像壮士断腕般的决然;又像一个孩子长大后离开母亲时的毅然转身的告别;更像是一场呕心沥血后的沉重叹息!
  
  “妈妈快来,要不别人都捡完了。”一个稚声稚气的声音打断了我的凝神沉思。原来是邻村的一个七岁的小女孩盈盈和她的妈妈一起来捡木棉花。她的妈妈看见我,微笑的向我颔首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就自顾一边去捡地上的花。
  
  今年已经七岁的盈盈,足足比同龄人矮了一个头,脸色苍白,身材瘦小,看起来就像一个只有四岁左右的孩子一样。原来盈盈在出生六个月后,被检查出患有重型β地中海贫血,这种病是一种遗传病,因为基因变异造成患者自身没有造血功能,要治愈只能靠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但这种手术存在着相当大的危险性且费用极其昂贵,一般的家庭很难承受得起,只能每隔一段时间就去医院输血并使用除铁剂来维持生命,但即便如此,长期输血,铁也会越来越多地沉积在肝脾等器官内,进而引起这些器官功能衰竭而导致患者死亡。因为病痛的折磨,所以盈盈比一般同龄人要文静得多。
  
  “阿姨,你的花可以给我吗?”盈盈不去帮她妈妈,却盯上了我刚刚捡的几朵。看着她仰着苍白的小脸一脸期待的样子,我实在不忍拒绝她,“好吧!但你跟阿姨说说你要花有什么用好不好?”
  
  “我妈妈说我要多吃像这些花一样红的食物,我的脸色就会像花一样的红润起来。”小女孩一脸天真的回答着我。
  
  “你拿去吧。”我把那几朵木棉花递给她,她却不急着走,而是在我身边坐下,把花放在地上,只拿起其中一朵把玩,然后很天真的问我:“阿姨,你说这木棉树像我妈妈不?“我一时语塞,竟不知如何回答,只好反问她:“为什么会说你妈妈是木棉树?”
  
  “您看,这棵木棉树就像一位母亲,而木棉花就是它的孩子,那树拼命的想留住它的孩子,却永远留不住,没过多久它就会落尽每一朵花。我妈妈也一样,拼命的想留住我,但也会留不住的,我会比我妈妈先死的。“盈盈漫不经心的说着,却把我惊讶得半天回不过神来,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一个七岁的女孩的口中说出。
  
  “谁说的?盈盈会长命百岁的。”我连忙说。
  
  “不,医生都说我会死的。”她固执地说:“别人都说我像电影里的缰尸一样,要靠别人的血来过活。”
  
  “不,不会的……”我不知用什么话语来安慰眼前这个小女孩,感觉自己的言语在一个七岁的孩子的面前是多么的匮乏,多么的浅薄无力,诚实的个性使我不想说任何假话来欺骗她,我曾经亲眼目睹一个重型地中海贫血的患者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二零一二年农历十月,我的小儿子因早产,从医院的育婴箱出来不足一个月又感染到一种叫作金黄色葡萄球菌的细菌,不得已转到梧州市工人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在一个星期的漫长等待中,终于听到医生说可以转出普通病房,我悬着的心总算可以放下一点点来。当我抱着儿子走进普通病房时,却被住在对面病床上的病人吓了一跳。
  
  那是一个十三岁的男孩,畸形的脸部没有鼻子,只有两个黑黑的鼻孔露在外面,还长着一个兔唇,腹大如鼓,呼吸急促,已经不能躺在床上睡,只能坐在椅子上,把头趴在桌子上入眠,看起来就像是肝癌晚期的人,铅灰色的脸上已露出死亡的容貌来。
  
  我开始以为他就是肝癌的患者,却又看见他的床头卡上赫然写着“地中海贫血”,每天一袋500cc的血徐徐的输进了他的体内,但他的状况却越来越不乐观,呼吸越来越困难,晚上即使只趴在桌子上睡,却也没办法入眠。到了后来,医生宣告死亡一般跟他的母亲说最后一袋血就别输了,输血只会令患者越来越难受。但就在第二天,他精神却出奇的好,竟能下地行走,跟他母亲说要去看看木棉花,他母亲说现在冬天,那里来的木棉花,怕是木棉的叶子也难看得到。他闻言没有再吵着要看木棉花,却神经兮兮的跟他母亲说:“妈妈,你说木棉花开有声音不?“
  
  “木棉花开没有声音,花落时才会有吧,‘啪’的一声就是一朵花的跌落!”他母亲回答。
  
  “有的,木棉花开有声音的,在春天,你要用心聆听,当花开满枝头,鸟鹊来栖,那‘吱吱喳喳‘般的声音便是木棉花开的声音,妈妈,你记得用心聆听!“好孩子,等春天来了,妈妈一定用心聆听!“他母亲说。
  
  那天晚上孩子睡得特安稳,多日以来没有睡过一天安稳觉,那晚竟出奇的安静的躺在床上沉沉的睡去了,但也是在在那天晚上,他永远的睡过去了,没有再醒来。
  
  他的母亲也许早就预知这一天的到来,一开始没有眼泪,没有哭泣,是啊,十三年来,四千七百多个日夜,每一次入院,每一次输血,都是朝着今天的结果迈进。但真的不悲伤吗?看着病房外的木棉树在细雨潇潇的寒风中落下了最后一片叶,我分明见到她用衣袖抹着眼角,最后抑止不住的放声嚎啕起来……白发人送黑发人,能不伤心断魂;能不痛断肝肠;能不黯然神伤。从此生又何欢,死又何惧?或许若干年后,盈盈与她的母亲也会走到这样的一个结局。
  
  “阿姨,你说木棉花开有声音不?“盈盈在我耳边问话把我从回忆中拉了回来,她提的问题使我打了一个激灵,问:“什么?”
  
  “木棉花开有声音不?”她契而不舍的问。
  
  “有的,你听,那吱吱喳喳的鸟鸣就是木棉花开的声音,那是春天来了的声音!“
  
  “嗯!”她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一阵风吹来,木棉树下的落花更多了,在风中,我听到了有歌声传来——一朵木棉花
  
  开在母亲的枝桠
  
  轻轻的诉说着不舍情话
  
  岁月的风沙
  
  沧桑了年华
  
  朦胧的窗纱
  
  映白了母亲的发
  
  春还未去尽呀
  
  风沙沙却又催我离开她
  
  多么多么不舍呀
  
  从此碧落黄泉如海角天涯
  
  妈妈妈妈你别牵挂
  
  时光飞逝又一夏
  
  妈妈妈妈你别把泪洒,
  
  明年春天我依然是你最美的云霞
  
  在你耳边说着最爱的情话……
  
  曾用笑名:长歌笑苍穹QQ:1820559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