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华阅读网www.xinhuamx.cn

写下的文、却不知如何题名

作者:www.xinhuamx.cn 来源:网络 时间:2018-04-12 23:34:16 阅读: 字体:

写下的文、却不知如何题名

  一场秋雨来袭,天气渐渐地凉过双肩。即将枯黄的叶片,带着几分深重的绿,在树枝稍末摇曳不定。星霜漫天的黑夜,增添了圣水都难洗涤的苦孽。秋风悲,雨丝凉,远山的残月下万物寂殇,能看见的只有毕加索模糊的轮廓。
  
  突兀的色彩在太阳衬托下露出梵高的嘴角,秋天它是一幅画,一幅多人解读不同角度的意义印象。片片枫叶,朵朵雏菊,淡淡情愁像点缀在画家墨盘却无法晕开的秋水池,安静且美丽。
  
  几片云影,一缕烟雨,一弯山脊,在秋的怀里沉默着。凄冷的表情,犹如被风蚀过的妆容,让人还是能清晰辨别出她当初的秀丽,淡漠里存留着几丝凝重。红红的秋叶随风摇动,装饰着她冰霜一样的脸庞,枫叶制作的嫁衣,披在了风起的日子。
  
  那彻骨的美,心碎的诗人不忍搁笔,字字句句但愿化成花瓣雨。当下的日子,我们总是用合适的心情来迎合这个季节,一个人悄悄的走过此景,戴上耳麦,伴着节奏,傻傻的望着落花飘零,谁能,感受出是什么心情。
  
  脚下踩出的浪漫,轻柔而善感,微冷的清风细雨亦是多情,听着音乐,细数着飘落的花瓣。望端秋水,轻捻相思之词悠悠于心房;我不是画家,无法点睛落叶殆尽后的骨感,我也不是诗人,更不能丰腴出层林尽染前的风韵;耀眼的金黄,妩媚的火红,丰盈而奔放。在我的看来,又是一次梵高和毕加索无声的较量,轮回在季节的眸中永无休止描绘着。
  
  叶颤花舞,饱经春夏。摒却浮华,把淡泊,写在九月的瘦菊上,渐渐变得安静而含蓄。雀鸟落在庭院深深处。轻轻的依偎在秋的屋檐下,静静的体味着那份别样温情。村庄的炊烟,每每在夕阳中周而复始树起游子望乡的标杆。
  
  落落细雨中,恋爱的人们背道而驰,彼此渐行渐远,各安天涯。上学归来的孩童,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不知所措。在这个干燥的季节,有人的眼睛多了几许湿润,走过枫叶街道空巢老人的背影,还有那个刚刚丢掉铅笔不知所措的留守小孩。我想,这绝不是因为季节的伤感,更不是因为某种触心的感动,也许只是怜悯。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可谁能做到真正享受秋的意境去忽略眼前所历历在目的人物事非呢。秋天总是有难以形容的心情,有点感伤,有几分惆怅,随风的落叶满地,但愿能卷走事实的感伤。
  
  在现实的生活里,也习惯不停的回忆和咀嚼自己。鲜花满岗,我仿佛看到大师在秋风里写生。枫叶芬飞,我仿佛看到诗人眼泪打湿的信纸,一封还未寄出的心愿停滞在了雨里,像极了衰落寂寞的红颜,仅剩叹息……
  
  文/楚羽枫QQ:649235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