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华阅读网www.xinhuamx.cn

那些年我曾遇到的女生

作者:www.xinhuamx.cn 来源:未知 时间:2017-06-24 14:13:54 阅读: 字体:
这个年纪写这个题目只是为了回忆,几乎不再带有任何感情色彩,即使有些背景的色彩,那也只是记忆泛旧的灰度。
 
——题记  
 
        一、或许那就是情感的萌芽,只是当时它不曾破土。
 
        记得小学毕业前的最后一个学期,萌的母亲和我妈达成一致意见,要让我们两个结成学习上的互助组,为升入重点中学做最后的冲刺。
 
        我是出了名的数学精灵,尤其喜欢倒弄难题。因为某个学期的数学考试卷超难,结果我凭借着一枝独秀的数学分数拉升了整体成绩,跻身班级前列,也因此为自己赢得了唯一一次“三好生”的荣誉。除此之外在老师眼里几乎顽劣之极,但那个学期足以让老师和同学们的家长对我刮目相看。
 
        而萌的语文基础十分扎实,每次考试都是名列前茅,作为乖巧的女孩子听老师的话,自然也就讨老师的喜欢,是各科老师公认的好学生。
 
        萌被我们这些顽皮的男孩子称为班花,可是班花的父母都是我爸的同事,所以我们都在一个家属院,巧合的是同一座宿舍楼,只是不同的单元门。我们两个都是转校生,还曾经短暂地同桌,只不过我很快的融入到那些顽皮的孩子里面,而萌却把自己孤立在陌生同学之外。
 
        虽然有这样的渊源,这样的巧合,然而那个有懵懂性别意识的年纪,让少言寡语的萌和调皮捣蛋的我,彼此都敬而远之。只不过我们两个人的母亲,竟然做出了让我们都诧异的决定,而这个决定让我们还不得不遵守。
 
        其实,我们之间的距离只是因为要躲避别人的眼光,别人也只不过是那些住在同一个宿舍院里的我们同班顽皮的伙伴。我介怀的是他们会把我定义为“叛徒”,而萌介意的无非也是别人的闲话,所以我这个男生也就只能到萌家学习。只不过每次我去萌家时就像是地下工作者,先在单元门前看看是不是有那些所谓的别人,确信没有时我会悄悄地溜进隔壁的单元门。
 
        那段时间是我们两个最快乐的。记忆中最深刻的就是我们在解一道应用题时,我怎么讲解萌就是不明白,最终我找她妈要了一根黄瓜,把它切成正方体,然后演示给她看。其实后来我才明白这就是立体几何的启蒙,大多数的女孩子空间概念是相对薄弱的,但那时我并没有觉得怎样,只是认为自己有义务给你讲透彻,就像她帮着我背那些令人生厌的课文一样。
 
        原来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就是这样的,学习之余我和萌无拘无束地谈天说地,也经常聊聊班级上发生的趣事。每当讲到有意思的事情,她会“咯咯”地笑出声来,那笑声就像微风拂过风铃般清脆、明亮。我开始慢慢地懂她,知道她不是漠不关心我们班级,只不过是女孩子的羞怯,和我们这些顽皮的男生,让她望而却步。这令我稍稍有些羞愧。
 
        小升初前的考试前我们相互鼓励,也相约考入同一所重点中学,这不仅仅是两家家长的意见,关键是我们自己的决定。然而发榜时我因超水平发挥得偿所愿地升入那所中学,而她却发挥失常落入稍次一点的重点中学,或许是自尊心的驱使,从那时起萌开始疏远我,我们俩也因此形同陌路。
 
        那个似乎算是跨入青春期的年纪里,我们还并不太明确性别到底意味着什么,只是懵懵懂懂的潜意识,让我们别后偶遇时脸上总会有莫名的羞赧。
 
        后来我们两个的生活就像是分别在两个平面的圆,不再有相互的交集,然而我却经常会听到萌的消息。初中毕业后我考入了本校的高中,而萌却去了师范中专;我考上大学时听说她已经当了小学老师,大学毕业后我听说她嫁人了;后来他们家搬出了家属院,不久我也结婚生女。父亲过世后母亲跟弟弟一家三口一起住,我也有将近十年没有踏足过那里,直到母亲执意搬回去住,我才开始偶尔回去。
 
        我不知道萌是否留意过我这些年的讯息,然而每次回去时我都会想到萌,会回忆起我悄悄地溜进隔壁单元门时的样子,那些纯真的美好偶尔会让我禁不住莞尔一笑,然而青春只能定格成一幕幕的记忆,那些美好也只有残存的余味还会让我感到莫名的快乐。
 
        在这个渐凉的深秋,我不知道怎么会想到这个题目,或许真是老了,所以才喜欢回忆那些美好的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