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华阅读网www.xinhuamx.cn

回家的喜悦,离家的愁绪

作者:www.xinhuamx.cn 来源:网络 时间:2017-07-07 15:06:13 阅读: 字体:

带着巨大的兴奋和无边的喜悦,走在回家的山路上。山风轻拂过我的面颊,仿佛在对我说:“孩子,回家啦!”

山路两旁的草木,随风摇摆,仿佛向我点头说:“孩子回家啦!”

池塘里的鸭子呷呷游叫着,仿佛在跟我说:“孩子回家啦!”

踏进村子,在村口树头下,晒太阳的爷爷奶奶们笑着对我说:“孩子,回家啦!”

家里的狗儿听到我归家的脚步声,离远就开始冲着园门吠叫着,闻声的父母,快步迎出家门,笑眯了双眼叫着:“孩子回家啦!”

家,就如挂在高远天空上的启明星,抬头间,就能让我找到回家的方向。星光虽弱,但却能清晰指引着我回家的路。

随着夜幕降临,一幅中国写意水墨画,跃现于天地之间。黑的是远山,白的是繁星与皎月,黄的是农家流泻出来的灯光。相互交错,相互映衬,那么的和谐。也只有大自然的神来之笔,方能描绘出这其中神韵。

乡下的冬夜,没有不眠的霓虹灯,没有繁华的喧嚣。除了偶尔的几声狗吠和猫儿叫,除了偶尔夜归人的一路灯光,只剩天上清冷的星光,和一轮素月,照着小山村的宁静详和。

当到了夏夜,却又是另一翻景像。整夜里山林中都有喜欢黑夜的小兽在活动,不知名的鸟儿在夜色下的枝头歌唱,草丛中有数不清的虫儿在振翅鸣叫,还有稻田里的青蛙放开了它宏亮的歌喉。它们整夜鸣唱,不知疲倦,或一声,或一片,或者此起彼伏。时而像独唱,时而像小合唱,时而像二重唱,时而又像大合唱。它们所有的鸣叫,汇集到一起,一首虫鸣交响曲浑然天成,哪怕最伟大的音乐家也无法谱成。

晨曦初露,勤劳的农家人,在没有退尽的夜色中已经早起,烟窗上炊烟袅袅。大米粥,煲红薯玉米,煎木薯糍......各种并不精致,但香味浓郁的粗粮早餐,已经在母亲长满老茧的大手里成熟。就作咸菜、咸萝卜,喝一口米粥,再吃一口粗粮,或者是粗粮糕点。哪满足感,哪幸福感,仿如回到小孩儿,在母亲温暖怀抱中撒娇的时候。

“猪肉!猪肉!......”屠夫一边开着满拉着猪肉的摩托车,一边大声吆喝声。吆喝声冲破白色的晨雾,也打破了早晨乡村的宁静,散落在山村中每一户人家的园中。他要赶在农家人出门干活前,招揽生意。大家听到屠户的吆喝,都停下了手中的活计,围拢过来。一斤、两斤;排骨、猪脚、肥的瘦的,在挑拣。师傅有条不紊的按要求切割着,称好,收钱。等待着的乡亲邻里,如何招呼着,开着各着小玩笑,其乐融融。

东方的朝阳,就在山的哪一头,随着农家人进山下地的脚步,红着脸,慢慢的,慢慢的爬过了山梁,跳上山头。随着朝阳跳出山头,夜色全数退尽。环绕在山头的白雾也渐渐消散,满目的青翠苍绿,在朝阳下充满生机。

天晴的早上,奶奶惯例的挑起水桶,去给屋前的菜地浇水。两小孙子跟随在后,在菜地边上等候的孩子,久不久的叫一声:“奶奶。”奶奶在菜地里一边浇菜,一边答应着:“哎!”慈祥而温柔。孩子看着劳作的奶奶,奶奶浇着菜地里的青菜,都是哪么的虔诚。这样一副虔诚的姿态,却让我心酸落泪。这是诸多留守老人,和留守儿童的真实生活写照,亦是一种无奈。

假期是哪么的短暂,明天就又要离家。今天父亲和母亲就忙碌了起来,把他们满满的爱做成馅,包进了粽子里,糍粑里,陪着我走远方。

亲戚家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前段时间在他离家的时候发了一条朋友圈:“小时候妈妈出门去打工时我会哭很久,可当我们长大了,变成我们出去工作的时候,何尝知道妈妈在家也会哭。”当时我看了,感慨他长大了。今天,在我将要离家的时候,我的孩子舍不得妈妈,楼着我的脖子哭着说:“妈妈不要去上班,我要你。”而站在旁边的妈妈趁低头的时候,偷偷抹去眼里的泪珠,把不舍藏在心中。爸爸虽然不舍,仍故作镇静,帮我检查着行李。

尽管不舍,仍是要离开。走在离家的山路上,风止了,树也静了,池塘里的鸭子把头埋在翅膀下,在太阳下懒洋洋的睡觉。它们仿佛知道我要离家,也是满怀愁绪。

坐在离家的车上,亲人的身影在渐渐后退,家的身影在渐渐后退,直至退出我的视线。孩子的哭声还犹在耳旁,父母的叮嘱还犹在耳旁。带着对孩子的牵挂,带着父母用满满的爱准备的各种吃食,再一次走上了征途。等待着下一次假期的归来,等待着下一次假期的离开。如此循环轮回着,如此喜悦离伤着。

201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