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华阅读网www.xinhuamx.cn

辞冬迎春的那场飞雪

作者:www.xinhuamx.cn 来源:网络 时间:2017-07-11 08:50:42 阅读: 字体:

眼看2016年的脚步渐远,二月的暖阳倾撒大地,人们的心里滋生出春的想念来。踏青的脚步渐渐频繁,期待春花遍野的藤蔓攀爬上思念春天的心灵。

度过了暖融融的双休日,进入了下一个礼拜,天气猝然转冷,清晨醒来,就见窗外大雪纷飞,雪花的脚步纷乱而急促,俯视大地,房顶、车顶、树干都披挂上雪白的衣衫,雪依旧飞舞,世界渐渐呈现出晶莹剔透的美丽,让昏睡一晚的眼眸瞬时晶亮起来。

自从西安在初冬下了一场厚重的雪后,在众人欣喜的眼神间,就羞答答的掩藏了雪的踪迹,让漫天的雾霾横行了一个季节。黄沙在天空肆虐,鼻翼间浑浊呛鼻的气息让心情低落。一个年由于雾霾禁止爆竹而缺少了热闹,没有了惊艳夜幕的缤纷焰火,没有劈劈啪啪迎接跨年的爆竹声声,大伙儿在一片宁静里度过了新年,这个雾霾让曾经的年味消失殆尽,无处不在的尘土包裹了年的喜悦。幸好,还有雪,在冬的身影渐行渐远的时候,悄然而来,纷撒在眼前,让我忍不住踏出房门,融进雪花的怀抱,来一场雪的视觉盛餐。

雪花纷扬,在寒凉的风里飞舞,渐急的雪将眼前覆盖。雪花顽皮的跳跃上我的眼睫、发梢,在我的红围巾上点缀出莹白的碎花。树木伸展开各异的枝叉,灰褐色的腰身上缀满白玉色的雪松绒、有的点入枝端、有的铺盖上枝身、有的层层韵染、有的摇摇欲坠。只是这般飘落和堆积,雪花就妆点得树木妩媚多姿,满树的梨花开放,成片的树身延伸到路的尽头,苍穹高远,树色俊美,我的心也随着雪花翻飞,杂乱的心绪在雪花里洗涤干净,存留下静美安宁。

抬头远望,路的尽头有一抹红晕,那树间摇曳的一抹红艳在雪的掩映下,分外妖娆。我急急近前,看清这是一树的红梅,在雪花飘落的时刻,悄然洒落自己的芬芳美丽。我抬头凝视这一树的梅花,粉嘟嘟红艳艳的娇嫩喜人,每一朵花都压了一些雪花,在白雪的衬托下,红梅越发的妩媚动人。每当我融入雪中,就总是怀疑置身于童话的世界,再添加这一树的红梅,仰望红梅傲雪的美丽,鼻翼间飘荡着梅花独有的甜丝丝的气息,梦幻般的感觉就越发清晰起来。“遥知不是雪,唯有暗香来。”此刻总是有一些诗句萦绕在脑海里,于是,这个时刻,就希望可以期翼诗和远方,仿佛只有诗才能把这雪花打造的美丽尽述:

迎春雪纷飞,朵朵红梅娇。

雪痕掩不住,暗香独自来。

傲然迎冰雪,红韵衬玉白。

风裹清香舞,人醉花枝前。

寒梅润琼枝,蕊黄点霜寒。

雪,仿如迟迟归来的梦幻,在冬渐离时,才来到我的眼前,一颗心在雪花间纷飞,寻找雪色浪漫的身影,投入一树红梅的俏丽的怀抱,满眼都是莹白的雪花间红梅的傲丽多姿,满目的银装素裹,满眼的傲雪红梅,怎一笔书写心间跳跃的喜爱?仰望苍劲的枝干上朵朵红韵,掩映于晶莹剔透雪的俏丽,热爱傲雪红梅的心澎湃起来,激荡起来,只恨笔瘦词拙,无法书写华美的词句,此刻的遗憾跌落于雪中,而自己溶入雪的洁净,成就内心的一片清明和纯净。

飘雪的日子,正是我赶往上班的路上,一路走来,感受一路欢声笑语,上学的孩子脸上挂着欣喜的笑容,两双小手或团起雪团,或拍打树身的积雪,抓捏车身的雪层,让漫天飞舞的雪花间,更是添加纷乱的飞雪。大人急急赶往工作岗位,却掩饰不住内心的欢喜,眼眸里流露出喜悦的光彩,连一路上打招呼的声息都透着欢快,身上洒落一些雪花,头顶染了一些霜花,大街上的人们匆匆而过,为铺雪的地面留下一串串深浅不一的脚印,延伸到路的尽头,述说着清晨繁忙的景象。我深深地吸入户外的空气,感觉胸腔充满了冷咧湿润清新的气息。天仿佛更加高远一些,雾霾的消失让天空明净清亮高远,急促的雪花纷飞间,一朵朵伞花开放,于素色的世界里营造出缤纷的色彩。车辆如梭,只是比平日里要慢上许多,当行人近前,车总是小心翼翼的开过去,生怕溅起泥花或发生打滑。环卫工人穿着橘色的工服,正在奋力铲雪,雪花飘落在橘色衣衫上,仿佛开放的朵朵白菊,将环卫工人打扮的更加美丽。进入自己的厂区,在树木成荫的厂区内,风景更是迷人,花坛里的长青树低矮整齐,早已被花匠修剪成圆形或长方形的一排,雪花飘落于绿色肥厚的叶片上,松软洁白,一片片墨绿的叶,托起一层雪,好似一堆甜腻腻的棉花糖,绵软而诱人。树木苍老斑驳的根茎处,雪花层层堆积而上,于是,一层的白,一层的灰,一层的褐,一层的黑,让树身分出许多的色泽,延伸到枝叉,枝叉上,仿佛大师笔下的写意画,时而划出长长的一条,时而浓重的一点,时而运笔一挥,时而点点润过……让一个光秃秃的枝干竟多出如此多的韵律舒畅。我仰望大自然的神力,转眼间,就绘出妩媚多姿的水墨画卷。

只是,由于已近春,雪纷飞了一个早晨,在下午,就停歇了自己的脚步,天空的云层里透出一缕明亮的阳光,太阳悄然探出半个脸庞,雪花,带着梦幻的记忆,消失在二月的初春,如若不是地面、枝叉残留的雪痕,就让人有了不真实的感觉。轻轻走过树,耳畔充盈着滴滴答答的声音,那是残雪消融的泪滴。雪,轻轻地来过,又轻轻的离去。我忍不住又去探望那一树的红梅,眼前的红梅娇俏妩媚,身上仅残留些许雪,在阳光的照耀下,变得晶莹剔透,不再是纯白洁净,更像一些水晶依附在薄如蝉翼的花瓣上,衬托的红梅更加娇艳。树身上仿如滴泪着伤感的人,消失了俊美的装扮,光秃秃的枝干裸露在寒冷的风里,泪滴不断跌落,雪花将梦幻的王国打造,再于阳光里,回归自己的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