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华阅读网www.xinhuamx.cn
  • 尺素故人,恩缘曲调

    发表于2017年07月07日

    莹的家和我家是一栋之隔,但她却不是小说里的邻家小妹。 时隔多年,回忆起她来虽然能够想起她的声音,她极不自然的笑,包括她总喜欢微微低头的样子,但对她一直觉得是个迷。 莹在当时我的眼里多少算是潮流的,因为她喜欢的某些东西我稍显陌生,比如说,她喜... [ 阅读全文 ]

  • 尺素故人,小城文静

    发表于2017年07月07日

    她叫文静。 我已记不清和她之间说过的话,甚至忘了她的声音了,但她清丽的样貌和名姓却一直未曾忘记,而且伴着小学三年级时那般年龄的单纯,不时想起那些画面和断断续续的场景还会觉得十分美妙。 在来到弥勒这小城前,我只是随父母在村里读书的一个毛头小子... [ 阅读全文 ]

  • 尺素故人,江山如画

    发表于2017年07月07日

    遥想当年,似是谁都雄姿英发,如今虽是正茂的风华,但却少了些年少的飒踏。只是故垒西边,仅剩怀古。 江山一直如画。 就像诗中写的一样青海长云暗雪山,多年后我返乡看到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图景,发现青海对我有种故乡的召唤感,因为我生于斯... [ 阅读全文 ]

  • 在春天里播种希望

    发表于2017年07月07日

    文/伊人轻舞 春天,象征着生命的起点。春天,是播种希望的季节。春天,是芸芸众生的新希望!在春天里寄存一枚希望的花种,芬芳现在与未来的时光。 ----题记 (一) 春天来了,基于它有自然催生的功能,这个世界首先添加的就是象征生命的色彩。当你置身于大自然... [ 阅读全文 ]

  • 成叔的电话

    发表于2017年07月07日

    成叔的电话 吴延彩 其实,我早就盼着这样一个电话了,这个电话是我一个堂叔成叔打来的。 我这个堂叔和我父亲是亲叔伯兄弟,他在我们院里(族里一支)既不是辈分最高的,也不是年龄最大的,但他在我们家族里威望很高。成叔早年便在外闯荡,最后在城关镇医院副院... [ 阅读全文 ]

  • 山茱萸花开

    发表于2017年07月07日

    从每年的第一场落雪开始,我就知道春天不远了,山茱萸的花也就快开了。可是这个春天,我还没有看到山萸的枝芽解开苞衣、生芽,没有见到孕育它苞壳被雪雨润湿、被春韵融化,朵朵山萸花便不可急待的绽放了,绽放的一发不可收拾。 春风解风语,疑是故人来。山萸... [ 阅读全文 ]

  • 当面对过去之时

    发表于2017年07月07日

    当我面对我的过去时,是多么的羞惭再羞惭!我想着将它忘记,不再提起,但心里总是做不到。可知我仍在耿耿于怀。别人是怎么看待我的过去的,自然不得而知。或许是宽容,也或许是鄙弃,直至我的一生完结。 但我总应往好的一面想,不管对自己,还是于别人,这样... [ 阅读全文 ]

  • 花有遇良人,鸟择木而栖

    发表于2017年07月07日

    前言: 高歌山崗已飛雁,西下殘陽落淒簾。 勾月臨春照生悲,吹進桃花不負開。 水寒一兮遇良人,有酒今朝可否飲。 若說滄海難以淹,心予寄向穹蒼桑。 无需去以冰河时期的方式来、搜索度娘。脑中顷刻便可印忆出关乎考古,关乎百万年前侏罗纪时期的山顶洞人。起... [ 阅读全文 ]

  • 回家的喜悦,离家的愁绪

    发表于2017年07月07日

    带着巨大的兴奋和无边的喜悦,走在回家的山路上。山风轻拂过我的面颊,仿佛在对我说:孩子,回家啦! 山路两旁的草木,随风摇摆,仿佛向我点头说:孩子回家啦! 池塘里的鸭子呷呷游叫着,仿佛在跟我说:孩子回家啦! 踏进村子,在村口树头下,晒太阳的爷爷奶奶们笑... [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