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华阅读网www.xinhuamx.cn

伤感爱情短篇小说:拯救“罪妻”

作者:www.xinhuamx.cn 来源:未知 时间:2015-11-22 22:11:20 阅读: 字体:
  8年前,妻子因为沉沦赌博,输光了靠小本生意辛辛苦苦挣下的10多万元家产,走上了拐卖儿童的犯罪道路,被法院判处13年徒刑,抱愧的妻子一次次要求离婚,但被丈夫一次次拒绝……
 
  由于表现良好,妻子即将减刑出狱,突如其来的喜讯让这个痴情的男人激动无比——8年的守候,8年的不离不弃:“我和儿子终于等到这天了!”大颗大颗的泪水也在这时淌满了他的脸庞。
 
  麻将牌输掉了10万血汗钱
 
  1991年,李义军24岁,因为不善交际,总也交不到女朋友。这年10月,成都的天气已经有了几分寒意,李义军在一天傍晚骑车回家时,不小心撞上了一个年轻女孩。女孩名叫邹梅,也就是李义军后来的妻子。
 
  拯救“罪妻”,好丈夫8年守候不离不弃邹梅那天应朋友之邀来成都找工作,可左等右等也没等到朋友,身上又只带了10多元钱,连住旅店的钱都不够,她正暗暗着急,不料被李义军撞着了,一肚子火全发泄在李义军身上:“你没长眼睛啊?”李义军连声道歉,并要送她去医院做检查。见李义军一脸憨厚,邹梅也不好再加责备:“算了吧,我没伤着。”
 
  天色黑了下来,邹梅却衣衫单薄,李义军并没马上离开,而是关切问道:“你好像在等人?天快黑了,你等的人还来吗?”“我也不知道……”邹梅一向快人快语,她见李义军一点不像坏人,于是说出了心里的焦虑:“我身上没有带多少钱,成都又没其他朋友,晚上还不知道去哪里住啊。”
 
  听邹梅这样说,李义军发出邀请:“你要不嫌弃我家条件差,就去我家住一晚上吧。”邹梅吃了一惊。“我不是坏人……” 李义军接着从身上摸出《工作证》,邹梅“扑哧”一下笑起来:“我能看出你不是坏人,要不我也不会跟你说那么多。”这天晚上,邹梅果然去了李义军家过夜。李义军的父母见儿子突然带了一个年轻女孩回来,全都认为是李义军交上的女朋友,款待得十分盛情。
 
  此后几天,因为邹梅便吃住在李家,李义军对她照顾得无微不至。邹梅发现,李义军不但老实,也很正直,她渐渐喜欢上了这个说话不多的小伙子。不久两人建立起了恋爱关系,并于相识第二年结为了夫妻。结婚1年后,儿子李爽“哇哇”落地了,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然而,有了儿子,家中的处境一天不如一天。过去,李义军做送水工,邹梅则帮人照看店铺,夫妻俩的收入尽管不多,毕竟还能维持生活。可有了儿子后,邹梅不能再出去打工了,一家人的生活全靠李义军每月所挣的几百元维持,常常捉襟见肘,日子过得非常艰难。
 
  一天,邹梅看见路边上有很多卖小吃的摊点,吃的人很多,生意特别好,她不由灵机一动,也想开一个这样的小吃摊。晚上,李义军听了妻子的想法很支持,第二天就去批发市场上帮妻子买回来几斤油和几斤面,然后又从家里搬出来小木桌和小木凳,邹梅的生意摊便在附近的公交车站旁支撑起来了。
 
  邹梅卖凉面,卖抄手,忙得不亦乐乎。第一天摆摊,李义军虽然一再叮嘱她:“能多挣钱虽然是好事,可你也千万不要累着。”可邹梅回答:“你老婆可不是娇气的女人。”一个月后,邹梅用卖面卖抄手所赚的钱给全家人都做了新衣服。
 
  后来,有人建议邹梅晚上去卖“串串香”,说吃的人多,也更能赚钱。邹梅与李义军商量后,租店开起了“串串香”小火锅。几年过去,邹梅经营的“串串香”火锅店在当地小有名气,挣下了10多万元家业。李义军一度想要辞职下海和妻子一起经营生意——儿子聪明可爱,妻子的生意也越做越大,在他看来这样的生活简直就如同一幅美丽的图画,自己要能再助妻子一臂之力,将来的生活不就更会芝麻开花节节高吗?就在李义军为未来的生活做着更加美好的设计时,邹梅陷入了赌博!
 
  经营“串串香”,一般是在下午四五点钟开门营业。儿子上幼儿园了,看见邹梅每天上午和下午常常闲得没事,只能睡觉和看电视,李义军多次对她说:“天天忙着做生意也很辛苦,你白天去放松放松,找邻居打打麻将调节一下生活。”邹梅开始去打麻将了。刚开始时,输赢10多元钱,李义军并不在意,但过了不久邹梅竟然赌博上了隐,输赢的金额越来越大,有一次几个小时便输掉了1000多元钱,打电话叫李义军立即送钱去麻将馆!
 
  李义军终于明白,妻子陷入了赌博的泥潭!他恳求邹梅说:“不要再赌了,再赌下去店子就要垮掉了……”可邹梅一点听不进去:“你还算是个男人吗?老婆输点钱就心疼,我这辈子算是白嫁给了你!”
 
  从此后,邹梅在赌博泥潭中越陷越深,根本没有心思再做生意,每天从早到晚泡在麻将馆里,10多万家产很快挥霍一空。1996年8月的一天,儿子生病了,火锅店倒闭后上门来讨债的人又一批批堵在家门口,李义军终于无法忍受,一怒之下闯到妻子赌博的麻将馆,把桌上的麻将掀翻,然后拉起她往外走:“回家去……儿子病了你也不管不问,这个家你到底还要不要?”不料刚进家门,邹梅便雷霆大发:“你太不给我面子了……”然后就冲进厨房拿菜刀砍向李义军,李义军手臂上顿时被砍出了一个大口!然而,李义军去医院缝了好几针回家,邹梅又不见了,他知道妻子一定又去了麻将馆。那一刻,李义军的心变得彻底冰凉:“小梅啊你为什么连句道歉的话也没有?”
 
  锒铛入狱后好丈夫不离不弃
 
  但李义军并没有放弃妻子,为让妻子摆脱赌博,他把年幼的儿子交给父母照看,带着借来的5000元钱和妻子一起去妻子的家乡正兴镇重新开起 “串串香”,可生意不好,几个月后便关门了。接着,李义军夫妇又回成都开了一家茶园。李义军的想法是,成都人大多喜欢喝茶,投资也不多,他和妻子只要能同心协力经营,一定能赚钱。但成都人喝茶时大多喜欢打麻将,天天置身于麻将声声的环境中,邹梅的赌隐又发作了,最初只是在客人“三缺一”时才“圆场”的她,后来索性常常直接上场赌博。
 
  这一赌,挣钱的希望又破灭了,开茶园又欠下了不少债务。
 
  1998年3月的一天,李义军早早去送水,平常喜欢睡懒觉的邹梅也跟他一样起来很早,李义军纳闷问道:“你起这么早干什么?”邹梅看了一眼丈夫,没有回答,他们一起走出家门,哪会想到邹梅这一走便几个月没回来,而且连一点音信也没有!直到这年年底,一个如同晴天霹雳的消息传来——邹梅因为拐卖儿童被警方刑拘了!经法院审理,邹梅的行为已构成“拐卖儿童罪”,被判刑13年。
 
  邹梅入狱时27岁,她在看守所时写信给丈夫:“我们离婚吧,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孩子……”邹梅的这封信滴满了泪痕,李义军又气又恨。冷静下来,想到与妻子初次相识的情形,以及结婚后两人曾经的恩爱,李义军的心被折磨得痛苦不堪。他不明白,曾经身上没一点恶习的妻子,为什么竟会一步一步走上犯罪的道路,连拐卖儿童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也做得出来?面对同事和邻居们的嘲笑,李义军感到抬不起头来,只能一个劲抽烟和喝酒。眼看开庭的日子一天天临近,李义军终于决定去看守所看看邹梅。
 
  一个雨雪天,李义军刚到看守所,看守所大门就打开了,邹梅坐在囚车上正被押解到另一处看守所。当囚车上的邹梅看见头发凌乱、面容憔悴的李义军,眼泪一下子流淌下来,冲着车窗外的丈夫大声吼道:“我们离婚吧,我求你把孩子带好就行……”囚车很快驶远,李义军惊愣了一会儿,他猛然清醒像发疯一样跟着囚车奔跑起来:“小梅,我一定等你出来!”一个月多的反思,他发现妻子之所以会犯罪,跟自己过去对她的放纵和太迁就有很大关系,是自己一手酿出的苦酒:“我如果不叫她去打麻将,我要是在发现她赌博就及时、坚决地阻止,小梅也许不会落到今天的地步!”
 
  邹梅被判刑之后,她再次向李义军提出了离婚要求:“13年,太长了,我出来人都老了,我不能拖累你……”李义军摇摇头:“你可以争取减刑啊……只要你能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我就会等你出来,我们做一辈子的夫妻!”李义军对妻子许下了这样的诺言……邹梅被判刑后,在川西监狱服刑。第一次去探望妻子,隔着铁栏,李义军和邹梅久久无语。
 
  “小梅,你是做妈妈的人,难道不知道去拐卖别人的孩子,这些孩子的妈妈会有多么伤心吗?”李义军打破沉默,他开导妻子说道。看见邹梅含泪点头,李义军又说:“你放心,我会带好儿子,将来我们一家人还会有重新生活在一起的日子。”丈夫的话让邹梅的心灵受到了极大震动,她哽咽说:“义军啊,我的刑期是13年,不是13天,也不是13个月!”李义军说:“13年我也会等你,我相信你一定能改过自新。”为彻底打消妻子的顾虑,李义军从此每月都会抽空去监狱探望她,即使有时候去不了也会写信“叮嘱”妻子要积极改造,早日出狱……
 
  妻子入狱后,李义军最为担心的还是儿子会受到影响。
 
  李爽8岁了,刚上小学,尽管每当他哭闹着要找妈妈,李义军和一家人就会哄骗他说:“妈妈到外地做生意去了,等多挣了钱就回来。”然而,孩子在一天天长大,也越来越懂事,这样的谎言终有被揭穿的时候。
 
  一个星期天,李义军要带儿子去动物园玩,可李爽说:“我不去动物园,我要去看妈妈。”李义军一愣,他像往常一样想要继续用谎言哄骗儿子,但这一次李爽却没有听:“爸,妈妈是不是被关在了监狱里?”
 
  “小军,你可不能听别人乱说……”李义军一阵慌乱,但儿子回答:“我没听别人乱说,是你那天和姑姑商量要去看妈妈,被我听见了……”李义军哑口无言。
 
  又一个星期天,李义军带上儿子去了川西监狱。在探监室,邹梅看见这次来的不止是丈夫,还有儿子,她的泪水一下子滂沱而出。“妈,我想你……”李爽一头扑进妈妈怀里,邹梅一会儿摸摸他的头,一会儿亲亲他的脸,嘴里不停喃喃说道:“爽爽,你长大了,也长高了……是妈妈不好,妈妈不能照顾你,你恨妈妈吧……”母子俩抱头哭成一团。李义军难受极了,他过去何尝想到自己一家人有一天竟会在监狱里团聚?不过,这次母子会面对邹梅的触动显然很大,她反反复复对丈夫说,她一定要好好改造,争取减刑……
 
  8年来,李义军去过多少次监狱,写过多少封信给服刑的妻子,连他也记不清了,可他始终记得每次见到妻子,邹梅都会用深情的眼光看着他,仿佛是在向他忏悔,更像期盼他下次再去……李义军明白,误入歧途的妻子是把他看成了人生路上唯一还能依靠的人!
 
  苦尽甘来忏悔妻子迷途知返
 
  8年守候,8年坚持,李义军和妻子不是一点风波也没有,也曾出现过不止一次的“信任危机”。但每次出现这样的危机,李义军并不逃避,而是一次次化解,他最终坚守了对妻子“一生守候”的承诺。
 
  一次,李义军去看望邹梅,邹梅说想吃街上卖的炒花生,叫李义军下次带点去,李义军答应了。可一个月后,李义军错误地记成了妻子叫他带瓜子,结果惹得邹梅很不高兴:“你粗心大意的毛病老是改不了,谁叫你带瓜子,我要的是炒花生!”接着就“数落”起李义军爱抽烟、爱喝酒的毛病。过去在家里,妻子每次发火,李义军都会忍气吞声,他把对妻子的忍让看成是做男人的大度。可此时,李义军已经明白,没有原则的忍让只能让一段好好的感情慢慢变坏,何况是在监狱里!“我来看你,就算有什么事做得不合你的心意,你也不应该发火啊!我喜欢抽烟喝酒,但并不会危害别人,可你要是身上没坏毛病就不会到这里来了!”
 
  这次见面,李义军十分不快:“我等了她这么多年,她对我还这样,值得吗?”是啊,作为男人,李义军也有尊严,坐了几小时汽车去探望妻子,没想到却被妻子在大庭广众之下一阵数落,他感到自尊心受到了极大伤害,一连好几个月没再去监狱,连写信也不像过去那样充满关怀和温情。
 
  丈夫态度上的变化,邹梅自然有所察觉,接连写了好几封信向丈夫道歉。这样一封封来信,李义军看了一遍又一遍,他想:“小梅正在改造,我要是再这样冷漠地对她,会不会影响她的改造,造成她破罐子破摔呢?”李义军又开始去监狱探望妻子。
 
  在守候妻子出狱的8年里,曾经不止一次有人提出要给李义军介绍女朋友,但他每次都拒绝说:“我的儿子都上小学了还找什么女朋友。”也有人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他说:“你真是个傻子,要等13年,到时候人都变老了,不如跟她离了算了,我再给你介绍一个更好的女人。”可是,每次回到家中,看见墙上挂着的自己和邹梅的结婚照,李义军的心里就会异常清醒:“不行,就算能找到更好的女人,我也不能跟小梅离婚,她的性格太好胜了,要是出狱后只剩下她独自一人,无家可归,说不定她又会走上邪路,我不能看着她毁了一生呀!”所以,面对一次次诱惑,李义军还是痴心不改,他始终相信邹梅一定能够提前出狱。
 
  2007年8月,李义军又来到川西监狱。刚见到妻子,邹梅就告诉了他一个期盼已久的好消息:“我的减刑成功了!”原来,邹梅在监狱里表现积极,经过法院批准,她的刑期由13年减少为8年,还有40天即将刑满出狱……对李义军来说,这个消息比中了500万大奖还要高兴,他简直欣喜若狂,脸上一阵发烫,用手一摸原来是激动的泪水!“好啊,真是太好了,我们一家人终于可以团圆了!”李义军反复唠叨着这句话,像孩子一样“呜呜”哭起来……
 
  下午,李义军回到成都,他连家也没回就直奔商场,花500多元钱给妻子挑选了一身新衣裳,连鞋子和袜子全都给妻子买了新的。李义军的想法很简单,出狱之后,他希望妻子能彻底告别过去。所以,他要让妻子从头到脚、从里到外“一身新”。
 
  又是星期天,李义军带着新买的衣裤和鞋袜再一次去探望妻子。在探监室,李义军看着妻子将新衣服放在身上比试,他问道:“好看吗?”邹梅点点头:“好看……”过了一会儿,李义军又问妻子:“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给你买新衣新裤吗?”邹梅看着他摇了摇头,李义军说出了他的想法:“我有几个希望,一是希望你出狱后能做个洗心革面的新人;二是希望你有一个新的未来;三是希望我们的爱情和婚姻重新开始……”邹梅哭了,她流着泪连连点头,哽咽着半晌没说出话来。
 
  “好……等我出狱后,我要重新把火锅店开起来,你送水,我就做生意,我们晚上一起辅导儿子好好学习!”邹梅和丈夫的手在这一刻紧紧握在了一起。李义军仿佛又看到了一家人团圆在一起的幸福画面,他要让儿子在一个健全的家庭健康、快乐地成长,弥补过去8年里对儿子的亏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