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华阅读网www.xinhuamx.cn

我所理解的,了悟余生

作者:www.xinhuamx.cn 来源:网络 时间:2017-11-07 11:09:39 阅读: 字体:
  

  
  听说那一棵桂树又开花了,去年它没有花期,如枯杆一般草草地走了一年光阴,今年也算奇怪,竟是这般地早,那一抹桂香,早早地铺天盖地而来。对呀,憋屈了一年,现在赶个早市,才不失众望,才配得起它的身份。
  
  它是村子园林里,较为年长的一棵树,到底走了多少年轮,我不知道,听村里的老人说,很小时候,它就长在那里,至于怎么来的,各有说法,我且当是自迎而来。年少时,小孩子都喜欢在那旁玩耍,至于原因,至今不得所解,或是因为它的体香,或是因为它的陈绿,但绝不是因为它的高大雄壮。
  
  乙未年九月,假以对”文字”的喜爱,以它为墨,天地为宣,以我单恋的故思作祭,开展了关于桂香的选稿,因为我害怕这棵老树,经不起岁月的打磨,将要了却余生,在此际,想要一樽碑文或是一坛词作来祭奠它的匆匆一生。
  而今时,我又要借这祭时光,说说桂花的早到,聊聊年岁的迟来。
  
  因为喜欢,所以耳角总是响起那坛曲音袅袅的古风词曲,一首“霁夜茶”可以静听三年不曾更替,一首“松烟入墨”可以了悟余生不曾躲弃,那是文字曲调的作用,所以才纠缠不清,也罢,当是自作自受,独自参悟即可,或许这便是诗和远方。
  
  可是,诗和远方从来不是弱者所拥有的,而大多时候,也只有弱者才拥有,好生奇怪。亦如近日,朋友圈各种晒男女朋友的画卷程排山倒海之势,只因俩某某明星对白,所以朋友圈也就成了登记”恋爱”的部门,叫人好生欢喜,让程序小哥好生羡慕。
  
  关于工作”生活”,从来没有多去解析,因为解析再多也是徒劳,或你或我,不过是糊口,养家就另当别论了。就说近来,国庆”中秋”之际,为家为工作两地奔赴,也算得匆忙,记得好多年没在家过中秋了,也该回去的。去年买好了来回的火车票,结果进不了站,退票结束行程以告终,今年也买好了票,本是五小时的车程却在车上呆了二十小时。年少时,我总以为,长大后的生活,是那样的精彩,至少不为琐事而愁眉,殊不知,这些琐碎的点滴便是我夜以继日所追寻的生活。不知何时起,我竟喜欢独坐,或看一卷古词,或听一曲古调,或是静看一饷夜”色”,而那些喧闹的繁街、肆意的酒市在我的圈里轰然退去,不留痕迹。
  
  曾经想着,慢慢消失,在世人的眼里,慢慢淡去,做一个只有自己,只有工作和生活的浪者,可是,要怎样才能真正做到,毫无挂念,面对得与失,才能简单从容。总有一盏风雨,恣意如狂狼千匹,赋予曲水流觞,已为陈迹,以万物说太平,听任自由,为求恣意如欢。
  
  花期或早或迟,你说,到底花期如约而至还是年岁按时而来?始终想不明白,到底作何解答才是最为恰当的。或是,你我都无法了悟的因和果,这一切好像都不大重要了,花期如约而至或是年岁按时而来,不过是形形色色的参照罢了,又何必在乎谁的先到迟来!
  
  还是这个花期,我的余生本该这样,了无痕迹,听任自由,这样,才算得上安稳,以不至于度日如年。弥足之际,拟首小诗,以告慰这些年匆匆行走的自己:
  未落笔时凑着千言万语,
  心尖捂着千丝万缕,
  等到下笔都变作空灵野鬼。
  我匆匆忙才赋予,
  它情款款不来现。
  把年岁思绪都跃现,
  待到才思万转,
  句句不及人愿,
  只道个“前世余生”。
  
  文·洛安
  2017年10月于中山
  qq:505706770洛安
  注:未经同意禁止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