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华阅读网www.xinhuamx.cn

表演两张脸 黑老大和体育老师

作者:www.xinhuamx.cn 来源:未知 时间:2015-10-24 11:33:56 阅读: 字体:
  耿实是个不见经传的三流演员,性情温和胆子小,落片树叶也怕砸破头。因为身躯魁梧、面目丑陋,又长了一脸络腮胡,所以,导演只让他扮演一种角色:黑老大的保镖和流氓头子的打手。 

  初夏季节,电视剧组一行人开进了石坊市,准备开拍一部反腐警匪片。这一次,导演安排他饰演反面人物一号角色,是个杀人越货欺行霸市的黑老大。 

  平生第一次饰演主角,耿实心中欣喜不已。暗自下了决心,一定要认真研读剧本,深刻理解人物特征,早早进入角色中去。功夫不负苦心人,开镜后,耿实的表演获得了同仁们的一致赞扬。 

  这天傍晚,耿实独自一人走出了招待所,边在街上散步,边苦思冥想如何演好明天要拍的一段戏。不觉间,走进了夜市小吃一条街。只见小食摊分列两旁,一眼不见尽头。食客们两人结伴三五成群,聚在桌前畅快地吃喝。 

  嗅着阵阵扑鼻的香气,耿实不由馋涎欲滴,便走走看看,看看走走,停在一家卖羊肉粉的摊前,坐进了一张空桌前。 

  摊主正在别的桌前忙活,耿实呆坐无趣,不由又思想起明天要拍摄的那段戏,便费心琢磨起来。不久只见他口中喃喃背诵台词,随着背诵,身体开始动作,一只脚咚地踩在矮凳上,面部表情变得凶恶狰狞。耿实进入角色了。 

  摊主王大郎拿着菜单急步过来了,凑近一看,矮小的身子哆嗦起来。过了片刻,壮起胆子躬下身,讨好地笑笑:“老板想吃啥?”耿实正沉浸在角色中,不耐烦地一挥手:“拣好吃的尽管上!” 

  旋即,桌面上摆齐停了酒菜。闻着诱人了香味,耿实思想起明天要拍摄的镜头,恰巧是酒桌上的戏。于是,沿着早已进入角色的情绪,自导自演往下发展起来。他先是脸部肌肉抽搐几下,凑近盘碟贪婪地嗅嗅,然后抓起酒瓶,咕咚咕
咚喝下几口,仰天大笑:“好酒不怕贵,只要对口味!哈哈哈哈……” 

  王大郎畏惧地躲在远处看,只见耿实自斟自饮,时而扭头对身边并不存在的人低语什么,时而又怒目直视面前并不存在的人冷冷发笑。他越瞅心里越发毛。 

  当瓶底见天盘中狼藉时,耿实已然酒足饭饱了。他打个响嗝,想起该回返休息了,便招招手说:“算帐!买单!” 

  一连吆喝了几声,王大郎才怯怯地踅到跟前,躬身诌笑道:“老板有啥吩咐?”耿实扬起一张百元钞票:“拿去吧!”王大郎捧着钞票,仿佛掌心灼燃着火炭,颤抖着连声谢绝:“不敢!不敢!老板你请收回吧!如有怠慢处,千万宽谅!” 

  耿实醉醺醺摇晃着身子站了起来,踉跄一扭头,摇摇摆摆离开了摊子。走出街口,迎面吹来一阵凉风,耿实不由打了个喷嚏,头脑刹地清醒了。手儿一提,觉得掌心有物,借着灯光看,正是那张百元钞票。耿实不禁失口惊叫一声:“糟啦!没给摊主付账钱!”于是,慌忙扭转身子,匆匆向羊肉粉摊子赶去。 

  王大郎一见耿实返了回来,身子一缩,几乎团成了一个蛋。半晌,才鼓足勇气挤了笑脸说:“老板呀,莫非我有啥怠慢之处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千万别往心里去呀!”边说边拿眼溜睃别的摊主。那些摊们一个个装聋作哑,埋头做自己的生意。 

  耿实却一脸歉疚地笑:“真对不起,忘记付账了,请多多原谅!”说着,不好意思地递过来一张百元大钞。王大郎迟迟疑疑接了钱,壮起胆子问:“老板真要付账?”耿实一愣,立时明白过来,忙弯下身子说:“我真的忘记了!请你多多原谅!我可不是吃白食的主呀!”王大郎又细看看耿实的脸,探试着问:“老板在何处发财呀?”耿实犹豫片刻,想起以前的职业,客气地笑笑:“在小学当体育教师。”王大郎听了,懊恼地捶下自己的脑袋,两只眼四下一望,大叫道:“原来是个娃娃王呀!” 

  话音未落,呼啦啦围上来几个汉子,将耿实围个水泄不通。王大郎眨巴几下眼,扳起指头计算起来:“一盘花生米三十元,一盘豆腐丝五十元,拌杂碎一百元,羊肉粉是特色主打菜,二百元。酒嘛,是名牌三碗不过岗,按批发价算你三百元。快交上钱来吧!” 

  耿实一下子懵懂了,半晌才缩回舌头:“这么贵呀?地摊菜卖成海鲜价了!”王大郎奸笑一声:“哼,海鲜楼可是你进得的?一盘龙虾三千块哩!少说废话,快掏钱吧!” 

  耿实全然醒酒了,望一转将袖握拳斜视他的汉子们,吓得浑身打颤,暗叹道:唉,一张嘴难抵十双拳,只好认服了!于是,无奈地掏出皮夹,将钱统统取了出来。 

  王大郎检点一番后,冷冷一笑:“还差一百二十块呢!再搜搜!”耿实一看汉子们跃跃欲试的劲头,连忙点头:“中!中!”两只手在自己身上摸索了几遍,才又摸出了一把零碎钱。王大郎见已无油水可榨了,得意地哈哈大笑:“算了算了,算是优惠你了!” 

  耿实失魂落魄般匆匆扭过身,逃也似地离开了羊肉粉摊。急走间,还时不时惊恐地回头望,生怕身后有人追来。等到逃回招待所的大门时,方才长长吐出一口气…… 

  此时,王大郎正在给帮拳助威的摊主们分钞票,每人三十元,看着一个个喜形于色的面孔,得意地说:“怎么样?老兄黑白两张脸,表演得像个专业演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