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华阅读网www.xinhuamx.cn

父亲与儿子

作者:www.xinhuamx.cn 来源:未知 时间:2015-10-28 11:16:02 阅读: 字体:
        父亲、儿子各住一套小房,中间一墙之隔,这一墙象是一道天然屏障,十几年来他们都形同路人,不相往来。
        父亲是教师,在一间大学教油画。可能是属牛的原因,父亲喜欢画牛,创作了不少艺术精品,在画牛界享有声誉。
        那个“形势一片大好”的年月,大学首当其冲遭到了破坏,父亲也未能摆脱被批斗的厄运。父亲受批斗的原因很简单:画牛。那时,街上到处都是“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标语,父亲从没想过他的油画会与这些标语扯上关系。
        “王秒年这家伙竟然还敢画牛……”
        “这是隐射伟大的……”
        “用心险恶……”
        “……是顶风作案。”
        很快,一群戴着红袖章的革命小将闯入父亲的房子,他们目的只有一个——油画。父亲的几个牛图就挂在大厅里,有一条牛的头是抬起来的,嘴巴大大张开着,一位小将伸出幼嫩的手指着那牛头,大喝一声:
        “还牛气冲天啊——”
        小将们冲步上前,一把就将牛图扯了下来。那牛图只是一张国产的布料,未加任何装裱,当那喀嗄的一阵撕扯声穿透几米厚的空气干脆利落地传递到父亲耳朵时,他感觉自己的心眼上被什么尖锐的东西狠狠剐了一下,脑袋一阵昏眩,连喊一声的力气都没有了,整个人儿马上软软地瘫在了地上。这时,小将们高声欢呼着,有人乘机朝他的屁股用力踢了几脚。他们欢呼完后继续翻箱倒柜,把里面所有的牛图,甚至还有一些古画统统都抄了出来,全部堆在门前的草地上,然后加上干草,点火燃烧。直到所有的画都变为灰烬,父亲还在地上瘫着,起不来。
        接着,他们把父亲揪到大街上,进行游街示众。父亲的头被小将们搭在他脖子上那个厚重的大木牌子压得低低的,象一只想要吃草却怎么也够不着的牛。那块黑牌子上面写着三个白色的大字: “臭老九”。
        后来,小将们又构想出他的另一个罪状——里通外国的敌特分子。这回的原因似乎复杂了些——父亲教的是油画,油画属于从西洋传来之物,故为里通外国等等。小将们马上决定对他实行逮捕,他们罗列好父亲的各项罪状,要他在纸上签名,父亲不签,任由别人把牛粪泼到身上,任由皮鞭的殴打,他紧紧咬住牙关,毫不动摇。这时,小将们中有人提议把他儿子找来。
        那时儿子已经是学校造反派的“副总司令”了,而且正积极地向着权力的更高峰攀登。儿子来到广场后,下面小将们的欢呼声排山倒海般一浪超过一浪,儿子在这高涨的呼声中热血澎湃着,一时感觉自己是多么的强壮高大,父亲在他的脚下瞬间变得渺小。
        “签名!赶快签名!”儿子身上一阵燥热,厉声喝道。
        “你这个衰仔……”父亲见到儿子,从没开过的口终于讲话了,却是咒骂声。
        “快签!不签就打!”儿子愤怒了,他使了一下眼色,几个手下马上围了过来。
        “衰仔,连老爸都想打,你好大狗胆!”父亲爬起来一巴掌扫去,被儿子及时闪开,几个小将赶紧把他按住。
        “‘臭老九’还敢嘴硬?打——”“副总司令”的儿子在成千上万革命志士的睽睽众目之下一块砖头砸了下去……
        儿子的这一块砖头马上赢得更为狂热的呼声,震服了整个广场。而父亲那抓画笔的右手从此也就没了知觉。这名不经传的一砖头在毁掉了一位中年画家的同时也毁了父子二十年的亲情。此后他们仇人般没了往来,即使日后的平反都没有使他们的关系出现转机。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昏迷着的父亲醒来后第一眼看到的是儿子,他激动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儿子,莫……”
        儿子猛的一拳砸到桌面:“臭老九!以后不准你叫我‘儿子’……”
        父亲愕然地张大着嘴巴,全身哆嗦……
        政策平反后,父亲得了一笔不小的补偿,画虽没法画了,课可照上。儿子则因在“形势一片大好”的日子徒耗了光阴至今只会上山下地。当年的大红人如今走到哪里背后都唾声隐隐。尽管,那是一场历史的悲剧,怪谁似乎都显得委屈。儿子三十多岁了,甚至连对象都找不到,那些人一听说他是当年的“副总司令”就嘁一声,鄙夷地走了。
        儿子快到四十岁时总算交上了好运,一个寡妇愿意嫁他。结婚前一天,儿子犹豫再三,终于敲响了父亲的门。
        “爸,请原谅,明天孩儿就要结婚了……”儿子低声说。
        头发花白的父亲在里面沉默着,没有开门。良久,儿子戚然而归。
        后来,儿子的儿子都上学了,小孙子放学一回来就“世上只有妈妈好”的唱得隔壁的父亲心里好不是滋味。
        毕竟,那种荒唐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其实,父亲从儿子的儿子诞生的那一天起就开始原谅了儿子。然而十几二十年的“仇人”相见,要一下子“亲热”起来竟也变得艰难。父亲几十年的坎坷磨难那脸上尽是瘦削铁青,儿子在这“铁青”面前尽是胆怯。
        这年夏天,儿子惟一的一个儿子不幸溺水死了,儿子终于彻底感受到了失去儿子的巨大痛苦。这一天,他再次来到了父亲的门前,刚敲了一下,门就“哗”地开了,父亲已经老泪纵横了,他一下子就紧紧地抱住儿子,顿时,父子俩都号嚎痛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