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华阅读网www.xinhuamx.cn

校园爱情小故事 爱了,散了

作者:www.xinhuamx.cn 来源:未知 时间:2015-11-16 23:44:46 阅读: 字体:
        高中时代的生活似乎只为了大学而努力的,一天接一天的学习为了能够圆上那个父母辈遥不可及的梦,一切的寄托都随着高三的到来而越易强烈。
 
        何飞很幸运也是其中一员。他本来要摆出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却因为一个人的到来命运夹杂着些许的更改。
 
        那一天,白云仿佛都商量好躲到了另一面的的蓝天;四处的边际显得静悄悄的,看透了繁星。同学们埋头苦读恨不能把脑袋挤进字眼里把每个字塞进胃里然后分解消化了。
 
        同学们停一下,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位新同学。这时,班主任和新同学已然静立在讲台上。大家好,我叫赵如依,很高兴认识大家。同学们的纷纷抬头目测这个新到的人类,女生是怀着皎洁的目光,温柔的欣赏着。当然我们的男同胞也看到了,则是热辣辣的刺到如依的脸上;,心里不觉,咦!的一声。更像是赞美拯救人类的天使终于降临了。如依啊,你就做到何飞的前面吧。啊?什么!何飞不知觉的站了起来,满堂哄笑。
 
        你为什么倒这来啊?何飞问道。因为我的户籍问题在省外不能参加高考,所以回来了啊。一番别致的认识,到使俩人开始熟络起来。
 
        不好,要迟到了。何飞着急的想到,怎么就睡过了呢。急匆匆的向学校赶去,刚到半路上;愕然发现,校长正训斥着赵如依,这什么情况啊?何飞大脑瞬间短路。喂,喂!那位同学你过来,竟然还有迟到的!在这给我站五分钟再进去。
 
        当他们一起走进班级时,男生们的眼中写满诧异,而老师很是欣赏道,我们班的金童玉女才来啊,空中路线不是很安全吧,马航都能飞丢了,下回注意点。俩人脸上同时泛起了红晕。这时开始他们成为了大家眼中的银幕情侣,
 
赏你块糖吧。为什么?何飞问道。不为什么,就算我们共患过难吧。那好吧,何飞刚要伸手去拿,只觉血液凝固,四周杀气升腾。你还是拿回去吧,何飞警惕的说道。既然给你了,你就拿着。说着,如依把糖往何飞的书桌上狠狠的一掷。
 
        今后几天,何飞都收到几个男同学要跟他决斗的纸条。何飞,走出去踢足球啊,班上的几个同学叫他道。等会啊,马上。因为高三教学楼距离篮球场地较远,使得踢足球成为承接一届届高三的传统,平时他们也经常玩。今儿咱们来点彩头吧,踢输的一队做俯卧撑的。结果是,何飞一队彻底锻炼了上肢力量。
 
        下午课活集体劳动,擦玻璃,班任宣布着,一组一面窗户。
 
        如依和何飞他们组很快就完事了。何飞收拾一下纸屑回来看见如依拿着一个本子正在翻着什么。你看什么呢?看日记啊,如依解释道,让我看看呗,何飞微笑说着。恩,行啊,那你只能看我指定的哪篇。恩恩,没问题!何飞快速回答着。如依翻好后,放到何飞的桌上。刚开始,何飞还在那一篇,可等如依稍不留神,何飞的目光浏览到了其他页面。如依听到何飞的坏笑声才知道自己上当了。立马起身来抢,何飞两肢胳膊努力地护住。哎呦,何飞和如依都手捂着额头。你没事吧?何飞关切的问。迎接来的是一声哼。何飞乖乖地把日记本合上放在如依的桌上。放学前如依不知自己桌上什么时候多了止痛药,消炎药,然后会心的一笑。还算你有良心,如依想着。
 
        你喜欢看雪么?喜欢啊,喜欢他们洁白的身躯盈盈而落,苍白了这个世界的童话。何飞怔怔的看着她。
 
        寒假前的冬天总是很冷的,凋零了多少生命。自习课上,角落里的两人,喂,你听说了么,一到晚上天天有个男的给她打电话。是么,那有什么的。我估计她根本不是什么学籍问题,可能啊,是被人包养的小三,然后被甩了……
 
蹭!何飞站了起来,步伐沉重的走到那个同学座旁。我真替你刚才的说法感到悲哀,何飞说道,紧接着抡起雨点似的拳头招呼在头上。
 
        中国人过年成为了一个习惯,更成为了一个传统,其实过的不是年,更是一个团圆。
 
        开学如期来临。何飞,我想着早来学校一天收拾一下东西,可没想到学校还没有开门。那次打架事件之后,他们俩很久没有说话。何飞没想到如依会给他打电话,你去住到宾馆啊,那不就行了。不,我好像还没到网吧通过宵,咱俩一块去吧。何飞想着也是,就和家里人说去同学家里去玩,晚上可能不会回来了。父母也觉得让他放松一下,就随他去了。
 
        你玩游戏还是干什么啊?我要看爱情公寓。如依兴奋着说,何飞开始玩游戏,午夜时候,何飞玩得累了,发觉如依身体蜷缩在椅子上,静静的睡了。何飞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盖在如依的身上,看着如依的的眼睫毛忽闪忽闪的,偶尔会有晶莹的泪珠,有这么一瞬间,何飞想一直沉寂下去,不知道他是不是想弄清楚泪珠的真正含义呢!天亮以后何飞送如依回到学校,何飞回到家里补觉,一夜没睡的滋味还真是不好受,何飞心里想着。父母也只当他玩累了。
 
        临近高考不足一个月了,唯有不断地考试摧残着同学们的心。这天,考完试后,天上突然下起了急雨。何飞没有带伞,如依顶着雨回宿舍取到伞,然后再送何飞回家。雨慢慢的又变得淅沥起来,俩人并肩在雨伞下。你打算往哪报考啊?何飞问道,当然是选一个能看雪的城市啦,如依遐思着说道,到底是哪?就不告诉你!何飞着急了,顶着手中的雨伞向前跑去,把如依留在风雨里凌乱,如依只好也跟着跑去。这样一个在前一个在后玩起了追逐大战。到后来雨伞不知沦落到哪去了。
 
        这一天本应车马如龙的街道一下静了下来。何飞还在想着昨天的事情,这回老子大学路上不孤单了。当何飞站在如依面前抓着她的手臂,我陪你去看雪吧!何飞酷酷的说道,如依没有回答,不过稀里哗啦的眼泪早已把她出卖。
 
        怎么如依还没来?何飞想到,可能早就进了教室了吧,何飞试着安慰自己;不过不安的情绪始终没有隐藏住,无奈必须得进教室了。
 
        考完试后何飞不停地联系着如依,不过电话的另一端像沉入了大海。何飞想不明白,他也没办法想明白。
 
        上了大学之后,终于在其他同学口中辗转得知,高考当天如依的母亲出车祸去世了,如依也跟着病倒了,只有父亲一个人在苦苦支撑。
 
        何飞请假到如依的家乡,几经周转得知如依的父亲搬家了,搬到了老家,据说很遥远的地方。
 
        何飞打听出老家的住址后寄出了一封信,信上只有一句话,
 
        如依,一个人看雪好孤单,还是我陪你一起去看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