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华阅读网www.xinhuamx.cn

你能喜欢我多久

作者:www.xinhuamx.cn 来源:网络 时间:2017-07-12 01:00:46 阅读: 字体:

(一)

阳光明媚,微风轻轻,草儿悠悠,桃花朵朵。

纷纷飘落,是桃花雨,一望无际的粉红。

“你会喜欢我多久?”

她躺在草地上,望着躺在她面前的他,缓缓开口。

“永远。”

他抓住她手,想也没想。

“永远有多远?”

她对他的这个回答好似不太满意。

“直到你老,直到你死”

是种种深情。

“下辈子呢?”

她还是不愿放过他,总感觉爱一辈子不够。

睡意袭来,渐渐地快要睡去。

他不语,眼前是她放大的容颜。

“睡吧。”

她嘟嘴,你还没回答我,我不睡。

“等你醒了我再告诉你。”他声音轻柔。

“你说的,不许赖。”她总是这般天真。

“嗯,不赖。”眼神宠溺。

轻轻地微风带着他身上好闻的体香拂入她鼻渐渐入眠。

(二)

眼前杀声一片,她不过是离开了一会。

怎么就变成了现在这般模样,血映红了她的眼。

她就这么站在府邸门口,已不知要做何反应。

是恐惧与无能为力。

黑衣人步步相逼的剑也忘记了闪躲。

他拉起她就跑,回头她早已泪流满脸。

他一阵心疼,他拉着她在草垛里蹲下。

望着黑衣人走了好远,他才拉着她走出来。

“惜儿,走吧,这里已不能久留了。”

她未做应答,就这么任由他拉着走。

集市上,议论声一片。

“你听闻了没有,昨日夏府可是惨遭灭门了,连牲畜都没放过。”

“当然听闻了,一百多条性命,就这样说没就没了,最可怜还是那些丫环啊。”

茶铺前,两位老者摇头叹气,身后是男子头戴帷帽,女子面掩纱巾在细听着他们说什么。

他拉着她走进小巷:“惜儿,这里已不能久留,我们也只能离开这里。”

她未做回答,心神好似还留在昨天。

他搂紧她,让她听自己的心跳声,想传递她一些力量。

“那慕哥哥就带惜儿到京城去好不好”

她在他怀中点头,是默认了他的做法。

他握紧她双手,生怕她走丢一般。

却忽略了身后晃动的人影。

(三)

“惜儿,你在这呆着,慕哥哥引开他们。”

“不要。”她捉住他手,不让他离开。

脚步声越来越近。

“惜儿,听话,不要怕,”

他拥住她,她靠在胸膛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

“不……”她死死抓住他手,不让他挣脱。

泪水早已浸湿眼框,已不知哭了多少次,泪水怎也止不住。

她怕,怕他这次真的再也不会回来。

他挣脱双手,转身离开,泪眼前他的身影渐渐模糊。

是多人的脚步声在门前经过。

一天、两天、三天他还是没回来。

等了三天,三天也没进食。

她游荡在街上,全身无力,逢人便问。

“你看见慕哥哥了吗?”

路人望着全身邋遢的她厌恶地甩开她双手。

她又紧追着另一个路人。

“你看到慕哥哥了吗?”

是同一种情境,力气大了几分。

她体力不支,摔倒在地。

路人一脸不屑,掉头离去。

她挣扎着爬起,面前翩翩公子谈笑走过。

“慕哥哥”她用尽全身力气爬起,抓住男子的双手。

眼里是重燃的希望,他厌恶的抛开她抓住他衣袖的双手。

邋遢的双手在他的衣服上留下的手印。

这次摔倒她没有再爬起,已是昏晕过去。

他一脸冷漠,转身想离开。

众人望着倒下女子纷纷围了上来,议论纷纷。

他无奈只好命人将她带回府中。

(四)

床上的她动了动,睁眼。

上好檀香木架子挂着淡紫色的纱帐。

她巡视着房间,转头。

长身玉立背对着她。

“你……”

“养好身子就赶紧走。”

他转过身,未等她问出口。

“慕哥哥”她想也没想就叫出声。

他皱眉。

“在下沐云逸,并不是你口中的什么慕哥哥。”

她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抓住他双手。

“不可能,你一定是慕哥哥。”

他甩开她双手,转身离去,不愿再跟她废话。

她跌坐床上。

“不是慕哥哥,那你们怎么会长得一模一样。”

她抱住身子。

“你不是他,那慕哥哥呢?那他去那了?”

(五)

“你身子也好了,什么时候离开?”

他总是这句话,好像见不得她在这多待一刻。

她支支吾吾,鼓足勇气。

“我想留在这”

他端茶的手抖了一下,洒出了些许。

“你凭什么觉得我会把你留下。”

“我……”她低头,不敢看他。

“你想留下,我偏不想让你留下。”

他嘴上微笑,不可一世。

“那我就赖着不走了。”

是一脸倔强。

“那你就赖着,别在我府上赖着,门口不送”

他待她总是没好语气。

可她就真的在府门口跪着,跪着三天,风吹雨打跪着。

天下着雨,还能听到几声响雷,若她死在府门前,又是一阵议论。

他冲出去,脸上一阵怒气,是没见过如此女子。

摇晃着她“我到底那里欠你了?”

“你救了我,我想报答你”她虚弱轻声。

“我不用你报答。”他怒吼。

“可是我想报答。”

她脸色苍白,感觉下一秒就要倒下。

他无言,起身。

“算我输了,你留下吧。”

“谢谢”才说完已晕倒在雨中。

无奈他只能抱起她,近看,原来她也是有几分姿色,只是自己从未细看。

(六)

一晃就是一月,在他府上已待了一个月。

听他吩咐给他买翠香楼的芙蓉糕。

他总是这般刁钻,不是翠香楼的不吃。

他对她总是百般刁难,可她总不觉得苦。

守护着他就像守护着慕哥哥。

“你听闻了没有,在河涌那边发现了一具男尸”

“嗯,听说面目全非早已看不清样子,死于一月前”

她拿糕点的手抖了一下,匆匆付钱,匆匆离开。

路人是纷纷望着一路哭泣的女子,也不知她是为何事哭泣。

她将糕点放在他面前,转身想离开,却被叫住。

他却未发现她异常。

“怎么只有芙蓉糕,玫瑰酥呢?”

“没有买吗,我现在去买。”

她未转身,想快速逃离。

“等一下”

他起身,离她是越来越近,轻抬她下颌。

是两行清泪滑落,他放开双手,有些无措。

“你……”

她快步跑开,关上房门。

“慕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惜儿好想你。”

“你不是说过喜欢惜儿一辈子的吗?你都不在我身边,怎么么喜欢?”

“还有下辈子呢,你还没给我答案呢。”

她轻轻抽泣,门外还是能听到她的抽泣声。

(七)

夜黑沉沉地,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在天际。

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能听见被风吹着树叶“沙沙”声响。

床上熟睡人儿双手挥动,是捉住什么。

梦中是熟悉的桃花林,眼前好似有人影晃动。

“幕哥哥”她转身想追随那熟悉的身影。

转身却早已不见,身后身影再次出现。

她再次转身“幕哥哥,你在那,惜儿害怕。”

如此几次,她蹲在地下,就这么轻轻抽泣起来。

从未发现自己是那么爱哭的一个人。

双臂的间隙一双蓝色靴子出现眼前。

她迅速抬头,是她最熟悉的笑颜。

“幕哥哥”她扑进他怀里,环住他腰。

生怕他再一次逃离,她头枕在他心脏的地方,听着它有力的跳动。

是前所未来的心安。他轻拍她后背。

“惜儿,不怕,幕哥哥陪着你”他声音还是以前那般温柔。

“嗯”她是一刻也不愿松手。

“惜儿,我要走了,我其实就是来告别的,对不起,不能一直陪着你了。”

“下辈子,如果真有下辈子希望不要遇见我,因为我除了让你哭泣,从未让你开心。”

“找个爱你男子好好活下去,不要想着报仇,我希望我的惜儿永远那般善良可爱。”

“不……”她用尽全身力气搂紧他,却还是于事无补。

他在慢慢消失,她伸手抓住,抓住的只是空气。

大叫一声醒来,额头冷汗淋漓“幕哥哥。”

“这只是个梦而已,只是个梦”她轻声安慰自己。

下一秒已痛哭出声“是梦那为什么是告别?”

(八)

意识在慢慢消失,她好似望见了他在她面前招手微笑。

手腕伤口血在蔓延,她脸色苍白,嘴角却挂着微笑。

她想拉住他伸出的双手,却怎么也抓不住,绊倒在地。

桌上,椅上,床上每处都滴着血迹,房间内是一股血腥味。

他终于忍不住将房门踢开,眼前却是这番场景。

房间到处血迹,她躺在地下,伸手是想抓住什么,

面带微笑,根本无心理会手腕伤口,任由它肆意。

他身体像是什么被抽空了一般,心是一阵抽疼。

他快速上前扶起她身子“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

他在她门外站了一夜,听到的除了幕哥哥还是幕哥哥。

这男子在她心中的位置到底是多重要。

是因为自己跟他得像,她才要留下来的吗?

怀中的她早已因失血过多昏死过去。

他大喊着叫来下人唤来大夫。

“只是一时急火攻心”

“她手腕上的伤”他有些着急。

“发现及时,并无大碍,多吃些补血的食膳便可。”

他望着床上昏睡的她,却不知心中情愫在变化。

(九)

续:

“我姓沐,不姓慕,你听清楚了没有。”

他完全丧失了理智,不顾她的虚弱用力将她摇晃。

厢房里众人低头,不敢言不敢语,全是他的咆哮声。

只因她醒来喊的是慕哥哥。

“对不起,对不起。”她嘴里一直重复着这句。

“你除了会说对不起,还会说什么?”

他反而更气了。

“对不起,我其实就是一扫把星。”

还是对不起,他不再摇晃,转身离去,不再看她一眼。

没了他扶着她双肩的手,她无力地睡倒在床上,眼神空洞。

嘴里还喃喃着:“对不起,对不起。”

自那日后,就再也没见过他,就算见了也是不看她一眼。

径直从她身旁走过,不再刁难她。

她收拾了几件衣裙,拿了些银两,拿了小包袱,就这么匆匆出了房门。

离大门是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快要踏出大门的那一刻。

手肘让抓住,回头,是他的一脸怒气。

“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走了?难道你就舍得这张脸了?”

他手中有刀,近点再近点,脸颊已是鲜血直流。

她急忙在包袱中寻找纱布,想为他包扎。

他甩开她想碰触他脸的双手,转身离去。

“你若是敢离开,那我就毁了这张脸。”

她跌坐石阶上,她只是不明白他为何要这般伤害自己。

(十)

每日府上都能看见几位穿着清丽的女子。

他俯在她们耳边轻声说着什么,随后一起哈哈大笑。

她在他们身旁站着,以随时听他的使唤。

还有他怕她又再一次偷偷地逃跑。

“站着做什么,叫你过来倒酒,你是聋了吗?”

俯在他怀中女子大声呵责。

“是、是、是”突如奇来的大叫让走神的她有些慌乱。

桌下不知是谁的脚,她一个踉跄向椅角撞去。

眼前昏天黑地,扶着椅手爬起,身旁是那些女子的嘲笑声。

额头有血迹,他邹眉,用力,怀中女子倒地,有些不解的他的怒气。

他过去扶着她身子,大吼“滚。”

不知自己到底做错了何事,她们有些不快地散去。

“谢谢。”她柔声。

他心中一颤,不知她的一句谢谢也可以让他有情绪波动。

脸上却还是那不为所动的神情:“嗯。”

(十一)

厢房里是下人端着水盆着急进出。

她站在床边握紧双手满脸着急走来走去。

他突然晕倒,着实是吓坏了一众人。

大夫坐在床沿为他把脉,脸色沉重。

“大夫,他?”望着大夫脸色沉重,她有些害怕。

大夫摇摇头,叹气:“沐公子这是白血症。”

“白血症”她脸色顿时惨白。

白血症不为绝症却也难治,必须找相同血液之人进行换血。

才能保住性命,且有风险,稍有不慎,当场毙命。

她眼泪又下来了,为什么她身边的人都要一个一个离她而去。

她上前紧握他双手,他抬头抚去她眼泪:

“你怎么那么爱哭,从认识你到现在每日都能看见你掉眼泪。”

“难道是我太玉树临风,把你帅哭了?”她哭地更凶。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开玩笑。”

“好啦,不哭了,又不是不治之症,大夫不是说了有得治吗。”

他声音轻柔。她仿佛看到了他的影子,脱口而出。

“慕哥哥。”她是意识到了自己说了什么。

“对不起”他眼里的受伤是一闪而过,像是下了什么重大决定。

“既然我真长得那么像他,那你就把我当作他跟我过吧?”

他握紧她手。她一时怔住,不知作何回答。

早已全国散布消息寻找相同血液之人,他身子也是一天不如一天。

有时吃着饭也能晕倒,她心里是一阵着急。

郑城那边传来消息,找到血液相同之人,他并愿换血。

这无疑是天大的好消息,事不宜迟,他们匆忙收拾行囊。

连夜赶路,几日便到达了郑城。

换血前她紧握他双手,比他这要换血之人还要紧张。

他答应让她陪在他身旁,换血时却不见一踪影。

隔着一张纱帘,望不清愿意换血之人的样子。

他也没多在意,就这么径直地躺下,等待着下一步。

换血是意想不到的顺利,他想亲自向换血之人道谢。

未料大夫总不让他相见,他越感觉不对,推开大夫。

纱帘后是躺在床上面无血色的她,他突然什么都明白了。

“若是她有何三长两短,我定让你们给她陪葬。”

他抱着她,身旁小斯递过信封:

“公子,这是云惜姑娘让我转交给我的”

他脸色惨白:

沐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