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华阅读网www.xinhuamx.cn

当前位置

> 小故事 > 睡前故事 > 生活中的棋友

生活中的棋友

作者:www.xinhuamx.cn 来源:网络 时间:2017-07-12 02:49:16 阅读: 字体:

两位老头在街角下棋,旁边站着几个观棋的人,突然谁喊了一声“武大郎”来了!快让开。

我第一反应“武大郎”是黑道人物或棋坛高手,两个老头停下还没有下完的棋同时站起了身,望着来者满脸微笑,其中一个说,来来来“大郎”。

细一看大郎1.2米左右的身高,50多岁,娃娃身子老汉头,有点古怪但两只眼睛炯炯有神。

一个老头说,大郎今天和你杀两盘怎么样?手下留情啊!大郎也不客气坐下来边摆棋边说,“棋里春秋无穷乐,胜负输赢一笑收”,今天叫你知道什么是“仙人指路,送佛归殿”,人群里发出笑声,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我看出他们是棋滩上的老相识。 大郎嘴里祈祷 “施主,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超脱吧!人群里又发出笑声。

大郎用手做了对方开始的手势,他手短而胖乎乎的像小孩的脚,十指粗糙,布满老茧。

“红先黑走,输了不臭”,老人不客气地跑架当头,大郎同样走了当头炮并大声说 ,“天地炮响,神兵难当,”再看看你,“炮无弹,马无粮,”双方上马出車,攻兵过河杀性四起。

中盘老人已经大势已去,前院吃紧,后院起火,大郎得意洋洋又开始表演,短手拿起了自己的帅说,大家看看?我的主子稳坐龙椅,指挥有方,“兵拿大刀剜心,给他老将抽筋”,你们再看看对方,皇上三宫六院,佳丽三千瞎忙,文武白官不理朝政,官兵像火烤的鸭子,连盾和矛都不会使,“棋优不顾家,好比睁眼瞎,”嘿嘿嘿嘿地大笑起来……人群里发出大笑不少人还鼓起了掌。

老头只剩下吹胡子瞪眼的份了,大郎火上浇油“观棋不语真君子,见死不救是小人,”拜托各位给老爷子支支招并发出咯咯咯的笑声……眼上流露出胜利的喜悦

我看出大郎棋艺高超,能攻能守,眼顾全局,对全盘的攻防胸有成竹,连赢两盘后,提着买的菜一摇一摆地消失在人群中,大家的心里像吃了蜜似的甜。

一连几个晚上,没发现大郎的身影,听别人说,他叔叔是建筑上的包工头,他帮他叔叔在工地上管工,妻子是保管,因为勤快谁都愿意和他打交道,平时爱下棋,大郎走到县城的那个棋滩上,大家把他当做贵客看待,不管输赢,都是一张爱笑慈祥的老人脸,就好这一口下棋说笑得名,都喜欢大郎出口成章的言语,指手划脚的表情,我也对他产生了好感。

每天晚上,我无事之余出去散步,快走到街的尽头是,看见棋滩上围了不少人,老远就听见笑声,知道今晚有戏看。

挤进人群,大郎和一个小伙子杀的难分难解,由于小伙走了步险棋,大郎抓住机会步步推进,眼看小伙招架不住,耐不住性子的我教了年轻人一招,说明了对方进攻的意图,得到大家的认同,小伙也采纳了我的意见,化解了大郎的阴谋。

他抬头带着微笑望了望我说 ,“喜看精英时时出,前览后仕肓新胃”小伙子学着点,“车马疾驱三步虎,双兵并起蛇两头,”他还是嘿嘿嘿的笑着,旁边的人也跟着傻笑……下完棋大郎起身,拿起买的菜说,赶紧走吧!迟了挨老婆的打,矮小的身材再次消失……

在多次的棋艺切磋中,我和大郎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我问他,接触了这么长时间也不知道你贵姓?他说我的外号叫“武大郎”你以后就叫武哥好了,我也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他早己接受了这三个字,我只能答应,武哥武哥的叫着。

有天晚上,他下完棋叫我去他家聊天下棋,我没有推辞买点水果去串门,武哥带我进屋后,大声地叫,老伴老伴,哎,一声答应!从卧室里走出一个中年女人,中等个50多岁,生活的打拼在她脸上留下了岁月的皱纹,但还能看出她年青时的美貌。

武哥把菜交到老伴的手里说,我亲爱的老伴想死个人了,并抱住了她,今天又

做了一首诗,放开了抱不住腰的手,摆出了朗诵诗歌的姿势,两腿前后分开,左手抬起一脸的严肃,一双大眼睛望着窗外,

啊 得食的猫儿强似虎

褪毛的鸾凤不如鸡

笑起来像丰收的镰刀

上嘴哈哈甜 全身肉哈哈

我弯下腰笑的出不了气,他老婆同样的开心,这是她才注意到客人的存在,我问嫂子好,她说,都好都好,今天是什么日子家里很长时间没有来客人了,你们坐下聊我去做饭了。

武哥一看到棋盘即兴奋又有幽默,双手合一,又开始了赛前的祈祷,皇上啊!汉朝人进攻我疆土河山,我指挥千军万马,杀过河去……可他第一盘输了。

第二盘他右手举于胸前,做了出家人阿弥陀佛的动作,皇上啊?你心不在焉,是那位娘娘迷住了心,整天花天酒地,我只能投靠三国演义了,就派那个骑赤……兔的关云长也行,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屋里传来三个人开心的大笑。

当咱俩杀到最关键的时候,他老婆喊快来吃饭,饭凉了,武哥忙中出错,用自己車把自己的马一下就吞下肚去,我无语只能偷笑……

过了一会,看他的眼神像贼一样在棋盘上寻找着什么?再看看我手中牺牲的将士,自言自语道,奇怪这马太厉害了,也许关云长骑走了吗?突然想起了在混战中误伤了自己的人,马上察看手中的战俘,发现了本人失散的战骑,我只能消消地察言观色,不到一分钟,这匹马无声无息地来到我的大本营,放在最佳的进攻位置,我只能装聋做哑,轮到他走时,拿起马大声骂到,叫你这个秃驴的吊死马不去前线杀敌,而你跑到后宫当太监,后宫的那帮娘儿们给你一分钱吗?人常说马是最勇敢的,最吉祥的,近前敲瘦骨,独自带铜声,我看你带锈气斑斑的铁声,將!

再也无心下棋了,三人笑得泪花四盏瘫坐在地上……我才知道什么是人小鬼大。

在长期的接触中, 像武哥常说的一句话,人活得太累,太难,太不容易,没办法,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吧!

真的,是有一群彼此照应的朋友,在相聚的时候,大笑;在分开的时候,挂念;在别人面前,有彼此才知道的典故和笑语。

我知道武哥福气好,娶了这么漂亮的嫂子。他望着我说,常言道,“守口不谈新旧事,知心难得两三人,”今天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吧。

他们俩住在一个村子里,武哥姓周名勇老伴姓陈名芳。

从小一起长大,一起上学。上初中时七十多户人家只剩下他俩上学,学校离家有6公里,夏天还可以,特别是冬天,早上踏上路。寒冷不说满天星斗,放学同样星月相随,就这样相依为命。有时山间不断传来狼的叫声,猫头鹰猛从身边飞过,芳芳害怕极了,周勇作为男儿,便成了她唯一的保护神,一路上说笑唱歌来壮胆。

当二人念到高一时,芳芳由于家境贫寒,两个妹妹还小,加上无劳动之人,逼迫退学,周勇也失去了上学路上唯一的陪伴,心情十分低落。

几次跟父亲提出退学,可换来的是不识一字的父亲对他狠狠的拳头,他也死了退学的心,下定决心好好学习,不怕山高路远,就怕孤独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