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华阅读网www.xinhuamx.cn

不要把伊朗人的客套当真

作者:www.xinhuamx.cn 来源:未知 时间:2015-11-07 22:57:48 阅读: 字体:
读本文前先要了解这个名词“塔洛夫”其实就是客气的意思。而伊朗式的客气非常夸张,说难听点,就是口是心非的非常彻底。对于刚去伊朗不了解他们这种“过度客气”的文化的人,往往经常会误会人家的意思。而这种“塔洛夫”已经完全融入伊朗人的基因中。

        伊朗是全世界公认最讲客套的国家,这源于一套名为“塔洛夫”的复杂礼仪体系,它潜在地主宰着伊朗人的日常生活。待人接物、家庭琐事、政治谈判,凡事都要遵循“塔洛夫”,它是教人们如何去相互对待的不成文律法。

        按照“塔洛夫”的规定,伊朗人要给客人吃最甜美的水果,坐最舒服的席位,甚至砸锅卖铁也要满足客人的需要。可是,在伊朗当翻译已有5年的深圳姑娘张海霞说:“千万不要把伊朗人的客套当真,否则不只是闹笑话那么简单?”
购物不要钱

        2009年3月,我和男朋友一起被公司派遣到伊朗德黑兰。之前,男朋友已经在德黑兰从事了大半年的测绘工作,而我是初来乍到的生活翻译。吃了一个星期的当地餐馆后,我提出要自己开火做饭。就当我要出门买菜时,男朋友突然说要交代几句,还没等他说出口,我就跑远了:“我的波斯语比你好!”

        在菜市场,我挑选了一些鲜肉,摊主在得知我是来自中国之后,豪爽地表示交个朋友,这点肉就不用付钱了。我开心不已:这个伊朗人真好,今后就在这个摊点买肉,算是对他友好的报答。随后,我又买了几个西红柿和菜椒,让我意想不到的是这些店家都没有收钱的意思,回到家里,我在男朋友面前炫耀起来,谁知男朋友却铁青着脸说:“他们哪里是不要钱,根本是和你‘塔洛夫’!”原来,按照“塔洛夫”规定,买卖双方在付钱时一定要相互推让,卖方要说“我们是朋友,怎么能要您的钱”,买方要说“您的货这么好,怎么能不给钱”,如此至少三次才能最后成交。

        我有些委屈:“那没给钱会有什么后果?”男朋友叹了口气:“一般来说数目较少的话,商家会觉得你没有教养,如果数目较大,商家会报警说你盗窃。”我惊出一身冷汗。

        当晚,我上网查询,详细了解“塔洛夫”,得知这种生活方式和伊朗人过去长期受凌辱有关。在那种艰苦的环境下,伊朗人说话“曲径通幽”,往往有六七层深意,还会有意掩饰,所以让人很难了解他们的真实意图。客套和夸奖对他们来说

哪怕是违心的,也是必要的礼节。

        第二天一早我再次到菜市场,除了购买当天的菜之外,还特意递上了前一天所欠的钱,谁知对方根本没有接受的意思:“为了我们的友谊,我怎么能收您的钱呢!”我吃一堑长一智,赶紧把钱放在摊位上,尴尬地离开了。

        随着我去菜市场次数的增加,不少摊位的老板都认识了我,每次他们还是不肯收钱,为了把钱付出去,我都要说很多话、作很大的努力。我向男朋友抱怨说,伊朗人这样活着实在太累了。

        不仅仅是我,同事的妻子李莲到伊朗来探亲时也犯过买东西没付钱的错误。那天中午,我突然接到警察的电话,说李莲涉嫌盗窃,让我去交钱保释。

        到警察局后我才知道事情的真相:李莲进了一家首饰店,正当她看上一条金项链时,门外响起了铃声,店主说了声“稍等”就丢下李莲不管了。原来是祈祷时间到了,男人们都要去祷告。祷告结束后,一番讨价还价,买卖总算成交。阿莲赶紧掏钱,没想到店主坚决推让:“让您等了这么久,不能要您的钱!”信以为真的李莲兴高采烈地将金项链放进包里,可当她走出金店时,却被警察拦住了,表示她涉嫌盗窃,需要到警察局接受调查。

        我急忙向警察解释李莲刚来伊朗,还不了解“塔洛夫”。我把钱送到金店再三道歉,并交了500美元的保释金,才将李莲保释出来。

职场潜规则

        在德黑兰一年后,我不再仅仅是中方工作人员的生活翻译,还要进入伊方公司从事专业翻译工作。

        去伊方公司前,男朋友给我“上课”:新员工第一天上班,老板会提出请吃饭,对于这样的邀请最好要分析清楚他是不是真心实意,如果只是说一遍就不要当回事,如果他诚恳地邀请了三次或者三次以上,那就说明他是真的要请你,这时
你才能去。果然快到中午时,老板阿卜杜尔提出请我吃中饭,我委婉地拒绝了,之后他没再提吃饭的事情。我暗自庆幸:还好没闹出笑话。
 
        到公司上班一个星期后,为了促进和伊朗同事的关系,我提出来下班后请他们吃饭。要是在国内,同事们早就乐开了,可是这些伊朗同事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一样,各自忙着。中午时,我再次表达了请吃饭的意愿,情形依然。我有些恼怒:难道真的要“三请四催”吗,还是他们压根不喜欢我呢?

        我打电话给男朋友发泄郁闷,男朋友安慰我说:“你再说一次,就会出现不同的情形。”下午五点半时,我再次热情地宣布晚上请吃饭,这次伊朗同事们欢呼起来,有的询问去哪里吃,有的商量点什么菜。最后,晚饭是吃得热热闹闹,我
心里却不是滋味:在国内请客吃饭是多么简单的事情,一个电话通知时间和地点就行了。

        和伊朗同事相处时间长了,我慢慢适应了他们的“塔洛夫”,如果有同事帮忙买了早餐,我一定会不厌其烦地几次把钱送到他手中说:“你能帮带早餐我已经感激不尽了,怎么能要你出钱呢!”

        老板阿卜杜尔要到中国旅游度假,他询问我有什么需要带的,我说如果方便的话帮我带两包火锅底料,老板爽快地同意了。

        晚上,男朋友责怪起我来:“人家说一次你就相信了,他不过是和你‘塔洛夫’。”我恍然大悟,赶紧给阿卜杜尔打电话,说已经在网上买到了火锅底料,不用劳烦他那么辛苦从中国带过来了。出乎我意料的是,一个星期后阿卜杜尔回来时
,还是给我带来了几包火锅底料。我忙不迭地掏出了两倍火锅底料的钱,阿卜杜尔拒绝了。我不敢多想是真是假,恭恭敬敬地把钱放在他的办公桌上后离开了。

        对于我的表现,男朋友给予了表扬,然后分析说,因为老板不知道我内心的想法,对于我的钱他至少拒绝三次,还会说:“这点火锅底料,根本不值几个钱,能帮你买到,是伊朗和中国的友谊。”几包火锅底料竟然能扯到两国的情意,我
忍不住笑出声来,男朋友敲了敲我的脑门说:“别以为你到伊朗两年就熟稔了‘塔洛夫’,如果不小心会吃大亏的。”

        果然,不久男朋友的话就应验了。一次乘电梯时碰到了阿卜杜尔,电梯门打开后,他做出了女士优先的手势。我没有多想就先走出了电梯。到办公室后,阿卜杜尔面色严肃地进行了工作训话,一点没有平日笑容满面的样子。

        中午吃饭时,和同事赛义德聊起了这件事情,赛义德一本正经地说:“你怎么能自己先出电梯呢?阿卜杜尔不过是‘塔洛夫’。”竟然又被“塔洛夫”,我真是欲哭无泪。赛义德给我出谋划策,希望能挽回。但是几天后,阿卜杜尔在员工会议上
还是含沙射影地提起了这件事,批评了我。

拒绝塔洛夫

        2014年1月,我和男朋友订婚后就搬出了公司的宿舍,在德黑兰租房子住。房东是个韩国大姐,名叫邱淑敏。几次交往下来,我们就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

        中国农历的大年三十,邱淑敏邀请我第二天到她家里做客。想到邱淑敏来自韩国,很可能了解中国风俗,而且不会和我“塔洛夫”,我美滋滋地答应了。出于“安全”,晚上我还是给她打了电话确定第二天的见面。得到肯定回答之后。第二
天一早我就准备了礼物,来到了邱淑敏家,可无论我怎么按门铃都没有应答。无奈之下,我只好拨打她的手机,直到几分钟后她才接,我生气地让她开门,可是邱淑敏却说:“哎呀,现在我和老公正在高速公路上。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来。” 

      邱淑敏的轻描淡写让我很受伤,只好灰溜溜地回家。

        回到家里,男朋友见我闷闷不乐,连忙上前询问,得知我吃了“闭门羹”,他反而幸灾乐祸起来:“她不过是和你客套,没想到你居然认真起来。”我不得不认真地反思:邱淑敏虽然是韩国人,可是她早已被伊朗的丈夫同化,学会了“塔洛夫
”。

        一个星期后,邱淑敏主动给我打电话道歉。我好奇地问她:“你每天过着‘塔洛夫’的生活,难道不觉得累吗?”“怎么不累了,不要说同事、朋友,就是老公,我都要花心思去揣测他的真实想法,可是中国不是有一句老话‘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吗?既然不能改变,我就只能尽可能地去适应了。”

        既然过得这么辛苦,为什么不想办法改变这一现状呢?我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组建一个“抛弃‘塔洛夫’团队”,团队成员交往务必真实坦诚。邱淑敏兴奋地说:“能做回真实的自我当然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

        为了让更多的人参与到我的计划中来,我联系了几个在伊朗的欧洲友人,准备在家里举行一个小聚会。欧洲朋友听说我要建立“抛弃‘塔洛夫’团队”,充满了兴趣。周末时,我们几个人一边喝红酒一边聊起了对“塔洛夫”的看法,我惊讶地发

现,原来不只我和邱淑敏害怕这种“虚伪式”客套,欧洲朋友更是深感“脑袋瓜子不够用”,他们说:“历史上,伊朗战乱很多,伊朗人经历了太多的危险,不得不时刻确保自己不至于陷入危险境地,于是有了‘塔洛夫’。可是现在,社会文明进步了很多,是时候活得轻松自在一点了。”
 
        从那以后,我还尝试着和伊朗同事坦诚相待。我会邀请他们到家里开派对,虽然有时候需要邀请两次,但是绝对不会超过三次,参加的同事也不需要说上一大堆客套的话。没多久,阿卜杜尔也向我提出了要参加“抛弃‘塔洛夫’团队”。在得到“组织”批准后,阿卜杜尔提出请所有团队成员大吃一顿,队员们立刻欢呼起来,因为此时阿卜杜尔是真心请我们,不用担心他只是随便客套地说说而已。

        少了繁琐的“塔洛夫”,我和伊朗同事相处得越来越融洽。2015年元旦,阿卜杜尔送了我一份特别的礼物,一箱从中国带来的火锅底料,当我把钱交到他手里时,他没有拒绝就收下了:“如果你要感谢我的话,就请我吃一顿地道的中国火锅。”星期五下班时,我向老板和同事们发出了一起吃火锅的邀请。第二天一早我就去菜市场采购,我买了很多蔬菜和肉类,因为不用担心他们怀疑我的诚意而不来造成浪费。

        如今,我精心地维护着“抛弃‘塔洛夫’团队”,随着朋友、同事的介绍,成员已经超过了30人。虽然在团队内部可以坦诚相待、直来直去,但是要改变更多的伊朗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出了家门,我还是得入乡随俗,遵循“塔洛夫”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