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华阅读网www.xinhuamx.cn

家里有高人

作者:www.xinhuamx.cn 来源:网络 时间:2017-05-07 06:15:28 阅读: 字体:
  岳经纬大学时读的是理工科,但他的文字功底并不低,不但从小就注重文学修养,而且在大一时还参加了文学社团,发表了不少文章呢。所以,大学毕业去新隆集团应聘时,人事部经理一看小伙子不但有专业知识,还会写文章,便把他留在了公司办公室,握起了笔杆子。
  可是这样一来,大学所学的理工科专业知识就没有用武之地了。不过当岳经纬回到家刚给父亲汇报完,老岳便眉开眼笑地对儿子说:“办公室工作好啊,尤其是给领导写稿子的,那可是容易出彩的岗位,只要好好混,都能快速得到提拔。”
  岳经纬听父亲这么一点拨,一心想干一番大事业的他心里的热血被点燃了。嗯,就听父亲的!
  上岗刚一个月,岳经纬就接到了一个大活儿,经理让他写一篇关于循环经济的论文。他觉得这是表现自己的一个好机会,也是决定自己今后在办公室地位的一个考验。
  为了写好这篇论文,岳经纬一连好几个晚上都泡在办公室,广泛地在网上查资料,绞尽脑汁琢磨论文思路,终于在四天后拿出了初稿。
  当他把稿子呈到经理那里后,经理翻着那将近十页的稿子,先是鼓励了两句,然后便皱着眉说:“小岳啊,虽然你下了不少功夫,可这篇稿子还得修改修改。我大概翻了一下,足足有近十页!太长了,拿回去精简一下。”
  “经理,您看精简到多少合适?”岳经纬小声地问。
  经理摇了摇头说:“不是我说你,以后不要问这样的问题,凡是精华都要留下啊。哦,对了,这个稿子时间上不急的,你慢慢改就行。”说完,便不耐烦地把稿子扔到了桌边,意思是让岳经纬拿走。
  岳经纬当天晚上回到家,便拿着那篇稿子钻到书房,摇头叹气,不知如何下手。
  晚上十点多了,见儿子还在挑灯夜战,老岳贴心地冲了杯咖啡,端进书房。听了儿子的烦心事后,老岳说道:“今天你先睡觉,既然这次任务对你这么重要,老爸我一定得帮你!”
  “您帮我?省省吧,您以前是当过厂长,可谁不知道您是个大老粗,当年初中毕业了没?虽说后来弄了个大专文凭,可其中水分有多大,我还不清楚?”岳经纬心情本来就不好,揶揄起父亲来。
  老岳却一点也不生气:“你小子,就会嘲笑你老爹,虽然我不懂什么高深的专业理论,也不知道循环经济这种新词儿究竟是个啥,可是你也不要小瞧你爹,毕竟当年我也是在我们厂办公室干过的,要是没几把刷子,后来能当上厂长?”
  岳经纬心想,就是啊,不管咋说,颇有见识的父亲也许真能帮点什么忙呢。
  第二天,岳经纬一下班,老岳就笑眯眯地说:“你那篇稿子,要删减到两千字以内!”
  “为啥啊,我们经理没有给我明确的篇幅,您凭啥知道哩?难道他告诉您了?”岳经纬冷笑起来。
  老岳露出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你小子,不要问为什么,按我说的去做就行了!”
  岳经纬不以为然,仍然按自己的思路,觉得好多内容删减不得,删了一遍又一遍,才把稿子压缩了三页。
  当经理再一次看到岳经纬交过来的稿子时,连连摇头:“小岳,删得太少了,留下干货就行,我看你就按两千字的篇幅改吧!”
  从经理室出来后,岳经纬心里一惊,经理说的字数和老爸讲的一样。这老头儿,真是神了!
  岳经纬回家见了父亲,问他怎么知道经理的要求是两千字,老岳竟然摆起架子,卖起关子:“你不是看不起你老爹吗,小子,俗话说‘姜还是老的辣’。以后跟着我好好学吧。至于为啥我能猜出这个稿子的字数,现在偏不告诉你!”
  不过让岳经纬略微感到欣慰的是,经理看到压缩到两千字的那篇稿子后,脸上终于挤出了一丝笑意,对岳经纬说:“稿子基本上定型了,可是其中的行文还要调整一下。”
  “行文调整?请问该怎么调整呢?”岳经纬问道。
  经理一听愣了,随即盯着岳经纬的脸,不高兴地说:“你的意思是让我自己调整?那我还让你写干吗?”
  岳经纬本来是请教经理呢,却碰了一鼻子灰。
  回到家,岳经纬闷闷不乐,连饭也懒得吃。听说了儿子的遭遇后,老岳拿过儿子写的稿子,粗粗看了一下,摇头说道:“这怎么能行,文绉绉的,得改,得改!”
  “论文就是这个调调,你以为是写大白话呢?”岳经纬不服气地说。
  老岳点了点头:“你说对了,就按大白话写,不要把这个文章搞得这么高深,读起来太拗口了。”
  岳经纬心想,算了,就按老爸说的那样修改试试看。
  再次让岳经纬惊奇的是,把那论文改成大白话后,竟然获得了经理的称赞。经理赞许地说:“嗯,这就对了嘛,这次改得不错。不过,对于一些词语,你再回去打磨一下。”
  岳经纬终于松了口气,心想终于快交工了。但是令他郁闷的是,按照经理的指示,这一“打磨”不要紧,他打磨了两三次,每次经理都在稿子上一点标注也没有,只是口头上要求返工,要岳经纬“再精细地修改一下”。
  这如何是个头呢!岳经纬都快疯了,可当老岳知晓后,并不觉得这是件多么烦的事情,而是让儿子把稿子修改后让他过过目。
  “已经很完美了,这次肯定过关!”早上儿子上班时,老岳把稿件交给了岳经纬。
  可是儿子下班回来后,把稿子丢给老岳,哭丧着脸说:“我还以为你多么料事如神呢,这次你失算了。经理说了,还是要回去打磨。这不,我拿走稿子后便塞到了包里,我真是懒得再改了!”
  老岳气定神闲地走过去从儿子的公文包里把稿子拿出来一翻,“扑哧”一声笑了:“儿子,你改什么改啊,你们经理根本就没有看!”
  “什么,他看都没看?”岳经纬惊疑地问。
  老岳从稿子里小心地捏起一根头发:“这是早上你出门时我偷偷放进稿件里的,要是你们经理翻看了稿子,这根寸把长的头发丝怎么还原封不动地在里面夹着呢?下次再交稿子时,不要再动了,五月六号之前,他会一直让你改的。”
  “他看都没看,怎么还让我再修改呢?”岳经纬气愤地说。
  老岳笑着说:“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就是人家当领导的高明之处。他就是没有啥水平,也得装出有水平的样子,一次次地让你改,虽然不明确说出改稿子的思路,但却能显出他的严格!”
  “这,这也太虚伪,太过分了吧!”岳经纬说。
  老岳点了根烟,跷起二郎腿,潇洒地说:“这才是领导嘛。还有,现在我告诉你为啥这篇稿子要删到两千字,为啥要按大白话写。这是因为我那天在咱们本地晚报上看到了一则新闻,五月六号这里要召开一个企业家经济论坛,与会的企业家名单里有你们经理,新闻上还说届时与会的企业家要针对循环经济做一个十分钟的发言。按常人语速来看,一分钟也就能念上两百字,十分钟的时间,两千字足够了。不过,我在这里多说一句,呵呵,五月六号的会议一召开,你那稿子才能算合格哩!”
  “原来如此!”岳经纬恍然大悟,可是随后他又神情凄然地说,“老爸,我终于知道为何您在厂长的位置上没坐多久就下台了,不用说,您和我们经理都是同一种类型的领导,天天端着架子,为了小小一篇稿子都这样无穷尽地内耗人才,更别说业务经营了。我想好了,明天我就辞职。在这样的领导手下工作,我看不到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