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华阅读网www.xinhuamx.cn

冬天像条鱼似的

作者:www.xinhuamx.cn 来源:未知 时间:2015-11-18 12:52:13 阅读: 字体:
冬天像条鱼似的
 
冬天像条鱼似的,泡在雨水里。漫长的岁月,仿佛是拆开一件旧毛衣,有余温又有寂寞。我行过一棵梅树下,就会想起梅花开时像件花衣裳,现在落叶飘零,瘦枝北望,很快雪会来花会开。是这样一年复一年的守望,让一年又一年流转成山河岁月,明明一步又一步,一天又一天,回头看看,却仿佛像个客人,从哪个梦里掉下来,落在这怅然若失的人世间。田里的庄稼烂在土地,收获了一季又种下一季,大地宽容慈悲,养着默默如草般的农民。我多少年来都是这样稳稳扎入土里的农民,现在却被植入遥不可及的天空里,我几十年的经验和情感,在高高的云层中摇摇欲坠,在空空如也的光芒里束手无策。那真得是没本事又说大话,把最真实的人生悲欢,揉成一条鱼似的,养在不被人知的冬天里,雨也是这样日日夜夜的下个不停。
 
 
这场酒和谁一起醉
 
昨夜一直坐到二十四点也不睡觉,遥远的天府之国,西岭的冰雪是否融化,东吴的船早已万里迢迢。时光里的故事亦真亦假好似梦境,我翻看空间里的去年今日,想念几个很久都未联系的朋友,直到昏昏沉沉地睡去,醒来连那想念都如梦幻,似有还无。歌者打来电话说中午一起吃饭,有后求有西门有落日,韦羌山主在外面写生赶不来王水杉隐在山中云深不知处。自己酿造的黄酒似黄酒又似白酒,喝着喝着仿佛也身在南洋的某盏灯下,有故国的风流云散有英雄的风云际会,最后又不免一声长叹,惟有生活真实如斯,一口锅不分青红皂白等待着一天又一天的柴米油盐,哪能不折腰哪能不低头。文明文化文学宏大又绵长,如今我是借了酒劲也不敢说话,笑笑又笑笑,终究是庆幸沧海桑田依旧野火烧不尽。我写那几个字既不是诗也不是文,既不是文学也不是文化,无非是如此时,人散后一弯明月又未上来,抽一根烟想几个字,就觉得纵使生活如一团散沙,明年今日我也知道中午这场酒和谁一起醉。真巧,去年今日,竟然也是和这几个人一起,喝酒喝到语无伦次,没个规矩。
 
 
梦像坐飞机
 
梦像坐飞机,一夜飞航何止十万八千里。八千里路云和月,梦里倒是浮光掠影,一个醒来好似马航,巨大的空白印在巨大的时光里。世界一如既往呈现悲欣交集,文明像只野兔,被追逐地气喘吁吁。法兰西的国殇,丽水的眼泪,坐在梦里的飞机看看世界看看人类,多么孤独多么无助多么渺小又多么可敬可爱可悲可叹。惟有时光如潮水,一浪高过一浪,抚平沙滩上的狼狈不堪,多少世纪纵使一万年一亿年,阳光在前方,生活就在前方。初冬江南,又寒又暖,仿佛快雪初晴,又仿佛是漫长的尘封后,听到春风锯开寒冰流水叮咚响。我们如梦似幻地活着,跟着自转公转,何尝不是一日千里。这千里之内之外的江山,免不了一以物喜一以己悲,悲欣交集,连写几个字也是啰啰嗦嗦,像是梦呓。
 
 
人类的繁华和幻灭
 
人类的繁华和幻灭,一如红楼里的故事,在杀伐和悲悯里,那些所谓中世纪后现代等等的称谓,并不能让时光清晰如流水,真正的人类只在一潭泥水里挣扎,文明和野蛮泾渭分明又浑沌一片。作为物种,它是胜者,作为文明,它失败至极,至少在如今看似无所不能的地球上,文明竟还不是一致的原则,更如此脆弱。
 
 
看昂扬的人
 
看昂扬的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很陌生。或许是忘了,很多时候,几杯酒下肚就像春风一样,让人似岸上柳枝昂扬。幸好是那么长岁月的热风冷雨,才让柳枝低垂,惟有这样的低才让生命真实,昂扬多累啊。歌者问我哪里有山有水却安安静静,几个低到尘埃里的人,坐在白云下喝酒说话可以一直喝到说到天晚。那都是低到时代之外的人,像屋檐上滴下的水,落在芭蕉上,听见了几千年前的人,贴在芭蕉叶上的故事。很多人问为什么要看书,你有没有看见,看书的人,头都是低垂的,没有人是昂扬的。